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科学家表示,天气导致了海地霍乱疫情

[圣地亚哥]3位著名的科学家告诉本网站说,天气条件——而非联合国士兵——可能引发了海地的霍乱流行,这导致了在不到1个月的时间里1000多人死亡。

几个灾难性事件的巧合——从海洋大气现象拉尼娜导致的气候变化到今年1月海地灾难性的地震之后供水和卫生设施质量骤降——为这场暴发提供了最可能的解释,它已经导致了1.7万人住院。

这场暴发于10月21日突然在Artibonite河沿岸距离首都太子港60英里的小型社区出现。

它的起源尚未确定,但是最流行的信念是这种疾病随着来自尼泊尔的被感染的联合国士兵而来。他们驻扎在距离这条河不远的一个农村基地,暴发就是首先从那附近发生的。

霍乱在尼泊尔地方流行,在过去的50年海地没有霍乱病例的记录。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本月早些时候(11月1日)在一份新闻稿中说,对袭击海地的霍乱菌株的遗传分析表明它与南亚菌株的关系最密切,这为这种猜测火上浇油。

但是本网站采访的科学家全都否定了这场霍乱来自尼泊尔的观念。

“霍乱的致病菌霍乱弧菌可能在水中潜伏,直到与水有关的环境导致它增殖到人类摄取之后导致感染的剂量,”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Bloomberg公共卫生学院的霍乱专家David Sack说。

美国马里兰大学的Rita Colwell教授认为,今年的拉尼娜带来的多水环境可能让霍乱50年来首次在海地暴发。

Colwell的研究着眼于通过把疾病发生与天气模式、水面温度和藻华(为这种细菌提供住所的浮游生物以它们为食)联系起来从而预测霍乱暴发。

根据1992-1995年以及1997-2000年的数据,她发现海岸附近更高的海洋温度的年度模式与孟加拉国和秘鲁的霍乱病例模式具有相关性。

她说,如果要暴发霍乱,天气条件并不一定必须与不良的卫生设施和缺少清洁的水同时出现,但是后者增加了暴发的几率。当感染霍乱的人(可能没有任何霍乱症状)的粪便进入其他人使用的饮用水之后,霍乱就会传播开来。

“海地有腹泻。如今不同之处在于几个灾难性事件几乎同时发生,这让贫困的环境恶化。”

美国佛罗里达大学环境与全球卫生副教授Afsar Ali认为,气候因素促进了Artibonite地区的细菌增殖。他告诉本网站说当他在今年8月到达海地的时候,地震难民直接使用来自河流和海洋的水。

由于霍乱弧菌喜爱河口(在那里海潮与河水相遇)的水,他当时警告说存在霍乱爆发的风险。

“有趣的是,难民首先感染了霍乱。如果霍乱已经存在于海地的沿海区域,长住居民在很长一段时期接触到低浓度的霍乱弧菌可能在理论上让他们比难民有更多的免疫力。

Colwell认为,随着加勒比海的海水冷却,如果这场霍乱流行在冬天减弱,海地的气候-霍乱的联系可能得到证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