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决策者'害怕'卫生研究的成果

[瑞士蒙特勒]卫生服务领域的一位著名专家说,对政治困窘的害怕已经导致了卫生服务领域的决策者和科研人员之间的鸿沟。

本周(11月16-19日)在瑞士举行的首届全球卫生系统研究研讨会上有消息称,卫生科研人员没有致力于多学科的研究,而且没有奖励通过与决策者建立联系而参与到应用研究中的科研人员。

“决策者和卫生保健提供者害怕让他们在政治上和公众中间产生窘迫的研究,”加拿大卫生服务与政策研究所的科学主任Colleen Flood说。她说,反过来,科学家退缩到了他们的“象牙塔”里。

但是挪威首相的特别顾问Tore Godal否认了政界人士不需要研究。

他在这次会议上说,政界人士希望在一定期限内获得信息,从而可以帮助他们迅速做出决定,而且科研人员可能不喜欢他们表达要求的方式。这次会议的目标是把卫生系统研究确立为医学研究的“第三极”,其余两极是生物医学研究和临床研究。

他说,需要一个良好的信息系统,从而让政界人士可以利用它们做出合理的决策。他还说,缺少了这类系统,“所有的重要决策都是在不完整信息的基础上制定的”。

他说,政界人士应该认识到作为决策基础的证据的重要性,而科研人员应该增加对于研究的支持,从而确保让决策者获得最多的证据。

Flood说,科研人员应该提供“及时、与政策有关、高质量的研究证据”和“加速进行的知识合成”。

她提到了她所在的研究机构的“最优秀人才交流”计划,这是为期一天的会议,把一个具体领域的最优秀的科研人员和顶级决策者召集在一起。

“决策者决定话题,而会议被调整成适应他们的需求,”Flood说。“政治可能意味着决策者没有坚持到底,但是至少这不是由于他们没有得到良好的信息。”

一项评估表明这个项目已经对决策者产生了影响,一些决策者高度重视研究的投入。

津巴布韦培训与研究支持中心主任Rene Lowensen说, 中低收入国家面临在科研人员和决策者之间建立联系的几个挑战。

国际捐助机构的影响力和重点可能过度地规定了科研优先事项,自上而下的等级式的设定卫生研究议程的方法也可能会过度地规定了科研优先事项。

来自这些国家的研究几乎没有进入国际文献数据库。

其它的挑战包括资源和制度问题,以及数字鸿沟,后者限制了对信息的获取。

T.V. Padma正在首届全球卫生系统研究研讨会上撰写博客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