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马来西亚将转基因蚊子放生至野外

[吉隆坡]作为一项测试转基因蚊子在自然环境下的生存能力的实验的一部分,马来西亚将很快采取一个有争议的步骤,把这种蚊子释放到野外。

这一步骤在上个月(10月10日)得到了该国的国家生物安全委员会的批准,而且将让马来西亚成为全世界首个释放转基因埃及伊蚊供实地测试的主要国家,这仅次于2009年开曼群岛的蚊子释放。

这种称为OX513A的蚊子是由马来西亚医学研究所(IMR)和英国的生物技术公司Oxitec开发的,用于控制登革热病毒。登革热是由埃及伊蚊传播的

预计将在未来几个月释放总共4000-6000只雄性转基因蚊子,以及类似数量的未经改造的雄蚊。

这些雄性转基因蚊子与普通雌蚊交配,从而产生因为制造一种额外的酶而不同寻常的幼虫。这种酶在幼虫体内积累到一定浓度,就会变得有毒并杀死它们。这些幼虫唯一的生存希望是抗生素四环素存在——因为它会消除这种酶。

这组研究人员希望雄性转基因蚊子将会与正常的雄蚊竞争雌性,从而导致反复释放这种蚊子会减少易发登革热地区的埃及伊蚊的数量。

马来西亚国家生物安全委员会说,将在彭亨州文东的内陆地区以及马六甲州的 Alor Gajah 和Melaka释放这种蚊子。每个释放地点都有两个释放阶段:头一个阶段是在距离最近的人类定居点0.5-1千米的地方释放,第二阶段是在人类定居点释放。

他们将使用捕蚊装置重新捕捉蚊子,至少监测一个月,而且在实验结束后,也将在人类定居点释放地喷洒杀虫剂。

这个委员会在转基因顾问委员会(GMAC)分析了实验的风险因素之后做出了决定。这个问题在8月5日到9月4日之间进行了公共咨询。

GMAC的负责人Ahmad Parveez Ghulam Kadir在上个月(10月29日)告诉记者说,实验室测试表明,雄性转基因蚊子和正常雌蚊的后代的3%确实能活到成年,而非像人们打算的那样在幼虫期死亡,该委员会曾对此表示担忧。

英国的非营利研究组织EcoNexus的遗传学家兼联合负责人Ricarda Steinbrecher说,不清楚雄性转基因蚊子的后代为何活到了成年而没有像“编程”的那样死亡,但是它带来了一种可能性,即它们可能繁殖并把这种(尚不清楚的)机制传递下去,从而减少这种死亡率。

她说:“我认为进行开放的实地测试为时过早。需要实验室实验的更多数据。此外,需要实地笼子实验[大型户外围网,即限制性的实地试验]。”

顾问委员会还担心雌性转基因蚊子可能会被偶然释放出去。技术员根据蛹(幼虫期之后的阶段)的大小把雄性和雌性转基因蚊子分开,因此这不完全准确。

Kadir说,由于这种情况,该委员会坚持要求科学家把蛹筛选两遍——第一遍用机器,然后用人工。

由于后代的死亡,这种“自我限制”的策略理论上几乎不会带来基因被不加限制地释放到环境中的威胁。但是着眼于让蚊子种群的绝大部分变成能抵抗该病的未来策略的争议更大,因为这些蚊子会存活下来并进行繁殖

一位拒绝透露姓名的马来西亚遗传学家说他希望该实验将在严格的安全方案中进行。

他说:“我们有全世界最好的生物安全法律,但是问题在于执法”。

马来西亚卫生部长Liow Tiong Lai上个月(10月10日)在一场新闻发布会上说,马来西亚政府认为这种转基因蚊子“是让我们的当地环境摆脱伊蚊的最有效和快速的方法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