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在拉丁美洲消灭疟疾“最可行”

[圣地亚哥/伦敦]根据测绘了99个疟疾地方流行的国家的一项研究,在拉丁美洲消灭疟疾是最可行的,而在中非和西非的可行度最低。

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全球卫生集团主任Richard Feachem今天在英国伦敦召开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上说,消灭疟疾的行动自从20世纪初一直在进行。

Feachem说对全球根除疟疾的一个合理的估计是在2050-2060年。他在《柳叶刀》的关于一批消灭疟疾的论文的发布式上说了这番话。

其中一篇论文审视了不同的国家用现有控制手段制止恶性疟原虫传播——因此消灭这种疾病——的可能性。

该研究使用了现有的数据,根据消灭疟疾的技术和操作可行性,为各国进行了排名。这包括诸如疾病传播强度、卫生系统的状态、基础设施、政治稳定性,以及实现和维持消灭疟疾的政治承诺等因素。

缺乏关于间日疟原虫的数据意味着这项研究只能带来关于恶性疟原虫的可靠估计。 

这些结果显示,消除恶性疟原虫在拉丁美洲是最可行的,为了实现消灭疟疾,需要把2007年的传播水平减少不到50%。这是由于经济发展、卫生系统改善,该地区面临风险的人群的良好获取性,以及这种疾病的相对较低的传播水平。

走在消灭疟疾的道路上的国家包括:阿根廷、哥斯达黎加、多米尼加共和国、萨尔瓦多、墨西哥、巴拿马以及巴拉圭。海地在今年1月地震之前也在这个名单上。

在非洲,只有少数国家——包括博茨瓦纳、吉布提和斯威士兰——拥有用现有方法消灭恶性疟原虫的条件。伦敦卫生学与热带医学学院寄生虫病免疫学终身教授、消灭疟疾组织的成员Geoff Targett说,在这个地区需要一种消灭疟疾的新疫苗。

西非和中非的国家面临更大的障碍。他们需要在2007年的传播水平的基础上减少90%以上才能实现消灭疟疾。

“在开始一场消灭疟疾的运动之前,各国必须进行一个全面而严格的可行性评估,它利用不容易在全球尺度上总结的证据,”该研究的第一作者、美国佛罗里达大学新发病原体研究所的研究人员Andrew Tatem告诉本网站说。

全球卫生组织——克林顿卫生获取项目的疟疾控制团队的Justin Cohen说:“这项研究证明了量化方法可以为消灭疟疾的可行性提供客观的见解——有时候这是一个有争议的主题”。

消灭疟疾组织将在墨西哥-危地马拉的边界举行为期10天的年会,“从而和来自中美洲的代表一起评议这个地区的经验,从而询问他们的关于可以实现什么的见解,”Feachem说。

“这需要许多地区合作,而跨边界的特点是至关重要的,因为在这些边界上有大量人口的迁移。”这种跨边界运动可能向那些消灭了疟疾的国家出口病例。

链接到《柳叶刀》的消灭疟疾的论文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