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非洲的卫生研发基金资金到位缓慢

[亚的斯亚贝巴]本周召开的一场会议的与会者得知,科学家辜负了非洲适应气候变化的尝试。

非洲开发银行的监察部门经理Anthony Nyong说,他们把太多时间用于收集数据和参加会议,而没有足够的时间提供当地居民可以实施的可行的解决方案。

例如,设在尼日尔的非洲气象应用促进发展中心定期收集干旱数据。他说,然而那些生计已经受到干旱破坏的人们需求的是如何应对干旱的知识。

 政府和捐助者在没能把气候适应方案整合到发展项目或考虑到地方知识方面也有责任。他在星期一(10月11日)召开的联合国环境署-斯德哥尔摩环境研究所气候变化适应协作项目会议上说,他们还把大量的资金浪费在了会议上,而不是把资金用于实地。

Nyong敦促科学家把他们的一些精力从收集数据和制造信息转向把这些信息转化成能够帮助非洲人民适应气候变化的知识。“非洲获得的适应资金的85%用于了在宾馆进行的‘能力建设’(会议)——然而没有人在宾馆里建设了能力,”他在这场会议上说。 之后本周(10月12-15日)还将召开由联合国非洲经济委员会主办的第7届非洲发展论坛:为了促进非洲的可持续发展而对气候变化采取行动。

他说:“如果非洲想要适应气候变化,那么它必须改变行事方式,”。他还问,“非洲各国政府什么时候才能真正着手解决适应问题而非仅仅试验科学家的项目”,并指出这类活动已经开展了10年,而基本没有可以展示的东西。

Nyong还说,可供科学家利用的适应和缓解气候变化的地方知识很多。他说,资源和知识应该被用于家庭层次上的适应和缓解,资助集雨、地方廉价能源等方法。

Nyong说,设计成让最不发达国家优先进行气候适应的国家适应行动项目(NAPAs)等适应气候变化措施正在失败,因为它们没有嵌入到更广泛的发展规划中。
 
冈比亚规划部的规划负责人说NAPAs从未根据国家和地方社区的观点制定。“除非这些项目的制定咨询了受影响的人们并且纳入到了国家规划的主流,否则把它们带给人们的举措永远不会成功,”他说。

但是肯尼亚东南大学学院的Dickson Nyariki说,收集数据很重要,因为理解具体现象需要数据,而气候变化也不例外。

他还为试验性质的项目辩护,他说这些项目有助于让问题更清楚。他还说:“试验性质的项目在没有清晰的程序和无法获得信息的领域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