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巴基斯坦的洪水冲走了农作物研究的成果

[伊斯兰堡]近来巴基斯坦的洪水已经导致了该国农作物研究的相当程度的损失,冲走了新的种子品种和在大田中种植的试验作物,并且破坏了建筑物和设备,让该国的研究机构破败。

根据巴基斯坦食品、农业与牲畜部的估计,迄今为止,这场洪水已经导致了2000多人死亡,影响了另外2100万人,杀死了20万头牲畜,破坏了425万英亩的价值50亿美元的农作物。

该国不仅损失了诸如小麦、棉花、水稻、黍和甘蔗等主要农作物,而且还损失了数年来开发的为了增加特定地区主粮作物产量的新品种种子。持续很长时间的洪水还影响了该地区的生态,让此前许多农作物研究变得无用。

 “巴基斯坦近来的洪水完全改变了农业研究的情境,”巴基斯坦农业研究理事会的科学家Muneer Goraya说。“我们此前的数据因为洪水后情境改变的农作物体系、土壤性质、不同物质的pH值(酸碱度)以及地下水的深度而变得无用。”

位于巴基斯坦Nowshera地区的谷物研究所(CCRI)的所长告诉本网站说,研究所“变成了废墟”。

该研究所失去了所有的机器、科学设备和大田农场——这个省的农业厅说,这些基础设施的损失价值330万美元。

在洪水之前,该研究所参与开发了适应不同的农业生态区的高产抗虫玉米和小麦,从而满足这个缺粮省份不断增加的人口的粮食需求。

Atta-ud-Deen说,该研究所近来开发出了两种新的杂交种子——Babar 和Karamat——它们可能把玉米产量从目前的每公顷1800千克增加到4000到5000千克。但是这些种子的大批量生产如今被推迟了。

“我们没有任何东西可供从头开始,所有的设备都损坏了,建筑物的情况如此之糟,以至于我们都没有地方可坐,” Atta-ud-Deen告诉本网站说。

他说该研究所需要重建,获得新的种子,然后才能重新开始农作物育种研究项目。

其他的区域农业研究中心也遭遇了广泛的破坏,损失总额达450万美元:木尔坦的糖类作物研究所、白沙瓦附近Tarnab的农业研究所(ARI)、德拉伊斯梅尔汗的农业研究所、斯瓦特的农业研究站,以及Boner的农业研究中心。这些机构全都参与了适应当地生态环境的新品种种子和杂交作物的开发。

ARI农场负责人Ahmad告诉本网站说:“我们的占地6000英亩的试验农场被水严重淹没,这导致许多处于开发最终阶段的新的水果品种被毁。我们在3年前开始研究这些种子。我们还失去了70吨新型玉米的种子,它们被种在了50英亩的土地上。

旁遮普农业厅土壤肥力研究所主任Shahid Mahmood告诉本网站说:“受洪水袭击地区的土壤肥力研究受到了破坏。我们[在几个]大田试验站失去了一些关于种植棉花和油料种子作物的土壤的试验。”

Goraya说,在政府和国际机构的支持下,巴基斯坦受到破坏的农业研究机构将能够恢复工作。但是迄今为止,其他的省份甚至尚未估计农业研究基础设施的损失。

巴基斯坦洪灾地区被毁的农作物包括价值10亿美元的300万包棉花、价值5.88亿美元的甘蔗、价值2.59亿美元的玉米、价值2.47亿美元的稻田,价值1.90亿美元的66.7万吨小麦,以及价值10亿美元的牲畜和价值5.18亿美元的水果蔬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