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下一个全球千年发展目标"应该更加整体"

[伦敦]一份报告说,千年发展目标(MDG)是以一种过时的、支离破碎的国际发展方法设计的,而且在2015年的目标日期之后,需要一个新方法。

赶在下周(9月20日)于纽约举行的千年发展目标国际峰会之前发布的该报告说,实现这8个目标的“支离破碎的”进程反映了建立这些目标的方式的基本问题。

伦敦国际发展中心(LIDC)和《柳叶刀》设立了《柳叶刀》-LIDC委员会,撰写了本周(9月13日)发表的这份报告,它们说特别是这些目标没有设计成相互作用和相互支持。

这8个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是在2000年通过的,计划在2015年实现。今年6月发表的一份联合国报告表明,各国只是取得了部分进展。但是一份声明草案——预计在下周的峰会上被正式采用——坚持认为尽管国际金融和经济危机造成了挫折,这些目标是可以实现的。

“MDG确实处理了许多关键的发展挑战,但不是全部挑战,”伦敦卫生学与热带医学学院的Andy Haines说,“这份报告首次真正地以多学科的方式审视MGD,它们将实现什么,以及之后我们应该走向何方。”

“MDG的整体图景是一个支离破碎的过程,而且不是以到2015年实现目标的速度进展的,”LIDC的主任Jaff Waage说。“这只是举措的问题,还是MDG本身存在一些基本问题,将妨碍它们的实现?”

他说,该委员会的报告提出了这些目标中限制了它们的实施的一些共同的特征。

首先,这些目标是以研究这些问题的由相关界别提出的单独的、不相关联的目标,而且每个界别都有它自己的已经存在的愿望。Waage说,第二,提出这些目标的时候没有更广泛地分析实现这一组目标需要什么,或者不同的目标如何相互作用。

结果,“在各个目标之间有相当大的鸿沟,破坏了实现一些相互作用和发展中的协同增效的能力。

例如,教育目标把重点放在儿童的早期,这意味着它可能无法支持健康目标的一个目标,也就是在高等教育中建设卫生专业人员的劳动力。

该报告还凸显了这些目标没有涉及的人们的困境——诸如那些每天生活费仅仅超过1美元的人。

英国教育研究所的教育和国际发展教授Elaine Unterhalter说,另一个关键问题是所有权。

“某些MDG在国际层面或一些国家的某些部委拥有强大的倡导者,但是另外一些MDG没有,”她说。

这个委员会得出结论说,未来的目标应该把重点放在“福利”上,这包括了人类、社会和环境成分。

“我们提出了一种概念,即发展是一个动态的过程,在多个尺度上因为多个作用因素而运作,涉及到可持续和平等获取改善的福利,”英国东方与非洲研究学院的发展经济学教授Andrew Dorward说。

但是伦敦大学学院国际卫生与发展中心的负责人Anthony Costello说“福利”一词是模糊的,而且很难定义和测量。
他说2015年之后的任何计划都需要让发展中国家的利益攸关方参与。

来自泰国的国际卫生政策项目的Viroj Tangcharoensathien说,关键是所有国家在考虑未来更加雄心勃勃的行动之前实现这些目标。泰国已经实现了所有这些目标。

链接到《千年发展目标:一个横截面分析以及2015年之后设定目标的原则》  [2.23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