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气候数据共享将是一个“漫长、昂贵的过程”

气象学家本周在一场旨在探索如何推进一个国际气候数据库的会议上承认,说服各国为这样一个数据库提供数据将需要数年时间和大笔金钱。

由英国气象局组织的这次会议达成共识说,为了让各国理解气候变化对自身的影响,关键在于把地方数据放进一个国际协调的数据库。

但是于9月7日-9日在英国埃克塞特举行的这场“陆地表面温度初步研讨会:21世纪的数据集”的与会代表称,许多国家可能把这类数据出售给其他人,例如出售给商业公司,或者可能希望留下数据供自己研究。

另外一些国家根本没有这种数据——或者由数据但是没钱把它数字化。

在世界气象组织于今年2月在土耳其举行的气候学委员会会议做出了一项决定之后,召开这场研讨会是为了启动关于建立一个关于陆地表面温度的自由获取的数据库。


“决策者尚未充分理解这种数据有多么重要,以及全世界为数不多的科学家正在如何研究它——而且已经得到了重大成果,诸如辨别全球变暖的真实性,”此次会议的国际委员会主席、英国气象局Hadley中心的Peter Stott说。


他还说:“我们想更详细地研究未来的气候变化效应。”

尤其缺乏时间和空间分辨率高的数据——也就是以最多数千米的分辨率每天收集数据一次以上。

“我认为我们对于世界有一种义务,”肯尼亚气象局的Joseph Mukuria说。“我们需要为全球模型提供更多的数据,从而让它们能在更具体、更局部的层次上挖掘出必要的问题。”

“在阿根廷,我们倾向于向这个全球数据集提供数据,因为我们明白支持对这种数据的分析对于我们很重要,”来自巴西布宜诺斯艾利斯大学的大气与海洋科学家Matilde Rusticucci说。


Stott告诉本网站说,可以理解的是,一些国家在进行自己的研究和发表关于这些数据的论文之前,它们不希望分享这些用了数年收集起来的数据。

“还存在一个优先事项的问题,” Mukuria说。他说,发展中国家首先要应付经济问题和粮食保障,因此没有把重点放在数据上。

“现在正是我们让他们知道他们收集的数据也会帮助经济的时候。”

来自印度热带气象学研究所的Jayashnee Revadekar说,他的研究所很高兴分享它收集的原始数据。但是它的一些研究是建立在从其他一些来源获得的数据集的基础上的,因此无法分享。


Stoot说,此次会议建立的一个小组将在明年提出一个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