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专家们说,甲型H1N1流感给未来留下了有价值的教训

[南非奥茨胡恩]随着世界卫生组织在本月早些时候宣布甲型H1N1流感大流行结束,由于这种疾病没能像人们担心的那样广泛传播,准备防范这种疾病导致的高昂成本让许多国家想知道这笔钱是否本应该能够更好地使用。

但是专家说尽管疫苗和抗病毒药物的成本高,人们学到的教训以及设置的监测系统将在未来不可避免的病毒暴发中保护人类。

南非传染病机构的负责人Frew Benson说该国在疫苗上投入了1.15亿兰特(1560万美元),但是只使用了价值大约340万的疫苗。Benson说,剩下的疫苗在过期之前将成为该国应对这场疾病流行的战略储备的一部分。

抗病毒药物也剩下了一大批。Benson说南非进口了10万疗程的药物,但是只使用2.5万。过期疫苗和抗病毒药物浪费的成本将由购买它们的政府承担。

“这个国家很幸运,由于某些原因,这场疾病流行对我们造成的打击没有像其他非洲国家那么严重。西非国家与甲型H1N1流感的战斗比我们更多。”

南非国立传染病研究所的流行病学负责人Lucille Blumberg说,这不完全是浪费——为了应对这场疾病流行,南非各地的实验室得到了升级、技术得到了改进。

“是的,在这场流行中南非存在过度使用资源的情况。”她告诉本网站说。

她说:“回想起来,在实验室无法应对的流行最严重的时候,我们不需要测试和治疗每一个病例,但是在那个阶段我们不知道我们对付的是什么,或者它有多么危险。”

设在美国西雅图的非政府组织——适宜卫生技术组织(PATH)的全球疫苗开发项目科学主任Rick Bright说,全世界的一个流感中心的网络已经得到强化,而且包括非洲在内的地区实验室已经拓展开来,在马达加斯加、塞内加尔和南非已经有了大型实验室。

这对于流感特别重要。流感并不表现出特别的外部症状而且仅仅能通过实验室测试加以诊断。

“甲型H1N1流感通过深化的人们的关注且没有导致死亡从而教给了我们很多东西。它是对更大、更致命的流感大流行的一场演习。”Bright说。他一直在审视让低收入国家参加即将于9月在香港举行的第7届流感大会的必要性。

他说,对大流行的恐惧凸显了全球疫苗短缺,以及各国在本国制造抗病毒药物和疫苗的能力的必要性。

“储备不是一个解决方案,因为没有人知道流感病毒的下一次变异是什么。”Bright说。

“维持一个储备的成本很高,而且你不得不持续测试疫苗的效能,而这也有成本,”PATH的免疫接种高级顾问Kathleen Neuzil说。例如,H5N1疫苗以大包装储存更加稳定,但是一旦存放在注射器和安瓿瓶中,它可能会在1年内失效。

“甲型H1N1流感病毒的出现表明了储备(疫苗和药物的)概念的局限性,特别是对于低收入国家的局限性,”PATH的全球疫苗工作主任Katherine Neuzil说。“如果病毒发生变异,你没有时间去进行储备。”

“在准备方面,特别是从监测的程度以及参与监测的国家数量上加以衡量,我们比10年前、甚至比两年前准备得更好。” Neuzil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