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现有武器“无法实现”控疟目标

一项新发表的模型证实说,缺少新型的干预手段,消除疟疾——特别是在非洲的热点地区消除疟疾——将是不可能的。

英国伦敦帝国理工学院的传染病流行病学家Azra Ghani教授及其同事说,为了消除非洲的疟疾,目前的干预手段需要覆盖的人群超过了卫生和运输基础设施的能力。

这个研究组对当前和未来的抗疟疾干预手段如何影响携带最危险的疟原虫——恶性疟原虫(Plasmodium falciparum)——的蚊子进行了建模。当前的工具包括用杀虫剂处理过的蚊帐、室内喷洒杀虫剂以及最新的药物(青蒿素)。 未来的工具包括免疫接种。

该模型显示,在疟疾传播率中等和较低的地区,把干预手段增加到覆盖80%的人群——这被认为是一个可以实现的目标——可能把疟疾感染数量减少到人口的1%——人们认为这一水平已经低到了足够让控制手段阻止该病的传播。

但是他们的模型还清楚地显示了在疟疾传播率高的地区,把感染减少到类似的水平将需要无法实现的广泛干预手段,特别是考虑到基础设施不良的情况。

人们对于消灭疟疾而非仅仅是控制这种疾病又燃起了热情。在2008年,世界卫生组织发起了全球疟疾行动计划,该计划已经带来了诸如根除疟疾研究议程(malERA)等项目。

而在今年的世界疟疾日(4月24日),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承诺通过让人们能够普遍获取疟疾干预手段从而设法消灭这种疾病。与此同时,在2006年到2009年间,防控疟疾的资助几乎翻了一番。

“我们的模型可以帮助规划者评估把各种干预手段结合起来形成的可能的影响。” Ghani说。他的研究发表在了8月份出版的《公共科学图书馆•医学》杂志上。“它可能帮助他们在资源有限的地方划分优先事项。”

美国佛罗里达大学新发病原体研究所的生物学家Dave Smith说,这些新的成功证实了此前的疟疾模型。

他说,这个新的模型的附加价值在于模拟了非洲各地环境下人与人之间的疟疾传播,因此也就既详细又广泛:“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

英国的伦敦卫生学与热带医学院的Geoff Targett告诉本网站说,该模型特别宝贵,因为它设法纳入了非洲大陆疟疾传播的变化。

Targett说,研发有效的疫苗——特别是那些阻断疟原虫传播而非在感染后防止发病的疫苗——“很可能成为一个重大的进步,确保控制疟疾特别是消灭疟疾在非洲变得可行”。

链接到《公共科学图书馆•医学》的论文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