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喜马拉雅地区的科学家们被敦促在水问题上展开合作

[伦敦/加德满都]一份报告说,喜马拉雅地区的国家必须摒弃它们的差异,在科学问题上合作,从而避免共同面临的水危机。

根据英国人道主义未来项目、Aon Benfield UCL危险研究中心和中外对话网站发表的这项研究,包括气候变化造成的环境压力可能对兴都库什—喜马拉雅地区生活的数以百万计的人们的生计产生空前的影响。

然而这份题为《第三极的水:威胁之源、生存之源》报告说,关于它的科学研究或者不存在,或者没有在国家之间共享。

兴都库什—喜马拉雅地区为全世界1/5的人口提供了水,包括从巴基斯坦到缅甸等国家。

“该地区是数据的黑洞。”中外对话的主编、该报告的作者之一的Isabelle Hilton说。

“管理这些水需要知识与合作。”上周(5月19日)她在英国举行的报告发布仪式上说。但是该地区“缺乏合作解决该问题的研究机构,在一些情况下,还缺乏政治意愿”。

她说,历史、语言和文化的差异以及军事冲突是缺乏对水资源共同研究背后的原因,如今“需要一个多学科的合作方法”追赶这种差距。她说,但是这并没有处于公共议程的优先地位。

Aon Benfield UCL危险研究中心的地球科学家兼研究负责人Stephen Edwards呼吁获取更多高质量的同行评议的数据。

“我们需要在知道如何管理这些问题之前首先理解问题。”他说。但是他说,科学本身是不够的,“科学家需要与经济学家和决策者互动——我们需要适当的对话”。

位于尼泊尔的国际综合山地发展研究所的所长Andreas Schild对该报告的结论表示同意。

“水是最重要的资源之一,”他说,“传统上,关于水量的信息交换不是免费的,现在仍然如此。”

“这不仅仅是国与国之间的一种担忧,甚至也是国家内部的担忧,诸如印度的各个邦之间。”

“所涉及的各个国家的科学家对于跨越国境的合作以及信息交换非常感兴趣。”他告诉本网站说。“但是当涉及政府机构层面上的具体问题的合作的时候,我们面临着的是一个完全不同的局面,需要与国家的其他各方达成协议。”

 “如果你想弥合喜马拉雅地区的知识鸿沟,那么你就要加强那里的研究机构。”

Schild说,否则,短期的外国发展资助意味着不会带来稳定的长期数据以及该地区研究机构的持续研究。

但是他也指出,采取“以欧洲为中心”的研究方法的欧洲组织也应该承担一定的责任。

“欧洲大学和其他研究机构在该地区进行的许多研究常常没有共享。有时候我们甚至有了这样一种印象,即它们只是寻找作为夏尔巴人(搬运工)的发展中国家合作伙伴。”

链接到《第三极的水:威胁之源、生存之源》的报告 [2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