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南南生物技术合作蓬勃发展

一项关于南南生物技术合作的研究发现,发展中国家正在相互寻求国家卫生问题的廉价而有针对性的解决方案。

一项发表在5月10日的《自然•生物技术》杂志的研究说,发展中国家之间的“兄弟姐妹”贸易关系比和发达国家的“父母-子女”关系能让更多穷人获得更廉价的药物和疫苗。

这项研究是来自加拿大和5个发展中国家的科学家之间的一项合作,该研究采访了13个国家的300位生物技术公司职员。这组科学家说,正是因为缺乏关于此类合作的信息才促成了这项研究。

该研究的第一作者、加拿大多伦多大学的Halla Thorsteinsdóttir告诉本网站说,发展中国家正在建立互惠关系从而解决它们共有的卫生问题。

她说:“例如,印度和南非正在共同研究艾滋病和疟疾等问题。”

与此同时,埃及在急需胰岛素的时候向中国求助,建立了一个持续造福两国的双边贸易关系。

而巴西、中国、古巴、尼日利亚、俄罗斯、泰国和乌克兰已经结成网络,从而促进艾滋病诊断包、药物和疫苗的研发。

这种合作出现的背景是南南贸易每年估计增长12.5%,而中国和印度等新兴经济体正在以空前的速度增长。

此次研究调查的超过1/4(27%)的发展中国家生物技术企业证实了它们参与了南南伙伴关系。但是南北合作仍然是主流,超过一半(53%)的企业报告了这样的关系。

Thorsteinsdóttir说新的贸易渠道对于慈善组织和全球卫生网络是好消息,后者可以使用这些渠道帮助发展中国家。

该研究还发现这些研究通常是由企业本身发起的,而不是由外界发起,但是这些企业感到发现其他国家的伙伴是一项挑战。

“找到关于潜在合作者的足够详细的信息是一个困难的任务,而建立信任可能也具有挑战性。因此政府和其他第三方肯定有足够的空间去在建立合作方面担任一个更加主动的角色。”这项研究说。

巴西巴西利亚大学的科学家、该研究的作者之一Tirso Saenz说,南南合作的一个驱动力可能是一种相互的团结感。

她说,例如,在2007年非洲一场流脑A群暴发中,世界卫生组织发现巴西里约热内卢的一家生物免疫技术研究所Bio-Manguinhos和古巴哈瓦那的疫苗研究生产中心Finlay研究所是流脑疫苗的最适合的供应者。

这两个国家合作并使用它们各自的力量,迅速研发并提供了一种具有性价比的疫苗,能够应对这场非洲流脑暴发。但是这两个组织都无法单独实现它。

“政治意愿和团结的动力可能帮助发展中国家。这种流脑在巴西和古巴都不存在,但是两个国家的合作解决了非洲的这个严重问题。”Saenz说。

链接到《自然•生物技术》的文章全文

References

Nature Biotechnology 28 (5), 407–416 (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