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农业超大项目“不会吸引投入”

[法国蒙彼利埃]拟议中的一组旨在让农业研究转型的“超大项目”因为模糊不清和不太可能改变当前状态而受到了主要资助者的抨击。

国际农业研究磋商组织(CGIAR)是由政府和各种组织组成的一个网络,它资助了全世界15个大型研究中心,如今它提出了8个超大型专项项目,作为旨在把这些中心统一起来从而吸引更多资助的根本性改革的一部分。

这些改革非常重要,因为它们将帮助决定未来10年或更长时间里全世界的农业研究优先事项。

但是本周来自比尔与美琳达•盖茨基金会和世界银行的权威农业专家批评了这些项目。这些项目的名称包括“造福穷人和弱势群体的农业系统”和“水、土壤与生态系统”等等。

“我想看到CGIAR超越他们当下关于维持当前的研究组合的担忧,从而思考十多个能带来转型变革的重大的、问题驱动的、面向结果的产物。”盖茨基金会的农业政策和统计学副主任Prabhu Pingali在全球农业研究促进发展会议(GCARD)(3月28-31日)上说。

“目前的专项不是合适的开始。”

Pingali说,CGIAR的体系必须能够通过提出面向结果的研究的可信方案从而吸引捐助者。

“当前拟议中的超大项目能够实现它吗?我意识到这仍然为时尚早,仍然处于研究阶段。但是如果我看看这8个“神奇的”超大项目,它们是宽泛的主题。它们并没有表明它们究竟要做什么。

“由于它们如此模糊,它们不太可能带来增加资助的热情。”

世界银行农业与农村发展部门主任Juergen Voegele也要求更清晰的方案。

“我们想看到[仅仅]两个具体的超大项目,因为我认为否则它们不过是花言巧语。”他警告说,这些提案必须足够详细才能吸引资助。

但是CGIAR资助理事会的主席Katherine Sierra向本网站保证,捐助者赞成用一个雄心勃勃的战略框架培育改革的概念。“我认为你听到的是催促快速实施[这些项目],从而让我们可以开始呈现一些具体的结果。”

“我们同意这样一种观点,即如果我们有一些项目立即可以开展,它将会建立信心——向世界展示这就是变革的样子。”

设在斯里兰卡的CGIAR中心之一的国际水管理研究所的所长Colin Chartres说,他相信CGIAR可以在2011年初启动一些超大项目。

但是他说,让人们就这些项目进行合作所需的高度整合将是更大的挑战。

“如果它不正确,我们就无法启动项目——那就是退步。有人需要仔细斟酌。如果我们聪明的话,我们就会先提出两个简单的项目,然后花一些时间制定更复杂的项目。”

CGIAR的中心之一——国际热带农业研究所的所长Hartmann说,提出四个基于地区的超大项目比专题领域项目更有效。这些地区包括:美洲热带、非洲热带、亚洲热带和旱地。

“让这些区域——而不是科学家、中心或捐助者——决定它们的优先事项。这些区域是CGIAR一直接受的四个区域。那就是我们运作的方式。”他说,然后根据这些区域的需求就可以制定更小的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