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全球峰会试图转变农业研究

由农业部长、农民、国际组织负责人、民间团体、社区发展组织和私营部门创新者参加的一场空前的会议将在这个星期天(3月28日)在法国的蒙彼利埃举行,从而讨论国际农业研究的一个新的路线图。

首届国际农业研究促进发展会议(GCARD)(3月28-31日)是由国际农业研究论坛组织的,它将提出一份改善农业研究从而对发展(特别是穷人的发展)做出最大影响的行动规划和策略。

此次会议有全世界的20个主要经济体参与,它还着眼于建立一个跟踪承诺以及跟踪农业研究是否正在促进减贫的监督系统。

英国Essex大学的环境与社会教授Jules Pretty说,此次会议的召开正值一个“迫切性和共同目标”的时期。

他说:“有一些迫在眉睫的大问题:气候变化、能源短缺、经济不确定性、人口增长、环境退化和新兴经济体消费模式的改变——它们正在效仿西方不可持续的模式。”

“在这次会议上,我们希望建立一个农业全球研究议程。”位于叙利亚的国际干旱地区农业研究中心(ICARDA)主任Mahmoud Solh说。

此次会议是西方八国集团(G20)的构想,如今它已经扩展成了由20大经济体组成的二十国集团(G20),包括也是援助接受国的阿根廷、巴西、中国、印度、印度尼西亚、墨西哥和南非等国。这可能为这些国家提供影响西方捐助者和让农业研究政策走向新的方向的机遇。

“这些国家参与进来的主要优势在于它们比其他任何人都更了解问题。”世界银行的前高级顾问、一份题为《让促进发展的农业研究转型》的关键报告的作者Uma Lele说。该报告将提交给此次会议。

她认为,发展中国家特别是G20成员的发展中国家拥有能量、人才、先进的科学和当地的技术诀窍从而让农业研究更加贴近发展需求。

在GCARD之前进行的广泛的区域磋商将为会议带来它们的一些见解。

Lele说,“这些磋商本身是很新颖的”,在高级别的国际论坛上首次听到了许多非传统的声音。

在GCARD举办之前人们的注意力大多集中在了国际农业研究磋商组织(CGIAR),这是一个资助者的团体,资助了全世界15个研究所,如今它正在与会议组织者合作。

CGIAR正在重组成为一个着眼于管理对发展需求做出响应的更大型项目的协作体——在GCARD会议上将继续讨论新的架构中的8个主要农业主题。

但是《让促进发展的农业研究转型》报告说,CGIAR的活动仅仅占了全球公共部门农业研究支出的仅仅4%到5%。“GCARD打算让剩下的95%起作用,”Lele说。

Lele指出,在蒙彼利埃的会议上,会议组织者希望发展中国家将承诺向自身的农业研究和体系投入更多资金,这部分是由于捐助国做出了承诺却没有实现。

“有一些国家拥有强大的国家项目,例如印度、中国、巴西和阿根廷,它们可以发挥超出本国边界的作用。”Solh说。

该报告说,中国有5万多名农业科学家,印度有2.6万,巴西有7000-8000位。

该报告发现,巴西的农业研究预算是20亿美元——这是CGIAR预算总和的2倍——而中国在非洲的农业援助项目比一些西方国家的都庞大。

链接到《让促进发展的农业研究转型》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