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冰川消融之争显示研究的漏洞

[新德里]上周爆发的关于喜马拉雅冰川将在2035年消失的说法的“冰川争吵”凸显了科学家在对这个问题的理解方面的重大鸿沟。

大多数专家一致认为许多喜马拉雅山冰川正在退缩,这对于生活在下游的无数人的水供应有严重影响。

但是科学家说研究过于狭窄,没有覆盖整个喜马拉雅地区的足够研究。与此同时,一些测量方法存在争议,而且冰川和水供应之间的关系仍然不明。

这个争议起源于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委员会的2007年报告预测喜马拉雅冰川到2035年可能由于气候变化而消失。这项预测是建立在一位科学家与一位记者的谈话上的,而后者如今把它称为“猜测”。

“说喜马拉雅冰川到2035年消失可能是不正确的,”印度空间研究组织下属的印度空间应用中心的雪与冰川项目协调员Anil Kulkarni说,“但是一个更重要的观点不能被忽视,也就是许多冰川正在退缩。”

Kulkarni的研究组把来自印度两颗遥感卫星的数据与实地观测数据结合起来。他们分析了喜马拉雅山印度一侧的1317个冰川,这项分析发表在了2009年2月出版的空间部门公报上,它说喜马拉雅冰川区已经从1962年的5866平方公里减少到了2004年的4921平方公里——冰川消失了16%。

但是中国青藏高原研究所的冰川学家康世昌说,尽管喜马拉雅冰川跨越了8个国家,科学家的研究工作通常限于他们的本国。

“这个[2035年]争议来源于只把注意力放在小片区域或有限区域的科学家。由于喜马拉雅山脉自西向东延伸数千公里,气候条件有很大的差异。”

“冰川变化存在差异,这并不奇怪,即便是在喜马拉雅山脉内部本身也是如此。”

与此同时,大部分冰川研究是过分简化的,因为它研究冰川“鼻”的运动。尽管人们发现冰川鼻通常正在退缩,冰川鼻的数据几乎不能显示整个冰川的质量。

“一些冰川可以通过降低冰面同时保持冰川鼻基本不变的情况下损失大量的冰。”国际山地综合发展中心(ICIMOD)的气候变化专家Arun Srethna说。他的研究涉及8个国家。

科学家说,一个更精密的方法是“质量平衡”研究。ICIMOD的所长Andreas Schild在接受本网站采访的时候说,但是它们仍然不常见,因此“在根本上,不存在系统化的数据”(见  问答:Andreas Schild和冰川消融之争)。

人们甚至对冰川退缩的后果也不太清楚。

英国伦敦大学学院的水文学家和水文地质学家Richard Taylor说:“事实上,弄清[正在退缩的]冰川对河流量的贡献需要详细审视证据。”

“对于秘鲁安第斯山,人们高估了有多少河流量真正来自冰川融水。”

他还说,他没有看到明显的证据表明相对于地下水而言,多少冰川对河流量有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