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新的模型说,未来二十年是适应气候变化的关键时期

科学家警告说,穷国对于从现在起到2030年的气候灾难最为脆弱。

科学家利用首个指出最不发达国家家究竟应该在何时获得来自工业化国家的适应资金的模型预测说,因为气候变化相关灾难带来的死亡的数量在未来20年最多。

之后数字将会下降,因为各国获得了更好地抵御这些灾难的经济手段。

包括世界银行和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在内的国际组织估计,发展中国家每年需要90亿到1000亿美元从而适应气候变化。

奥地利的国际应用系统分析研究所的风险与脆弱性研究学者Anthony Patt说,但是之前尚未研究过它们究竟应该在何时获得这些资金。Patt与一系列国际合作伙伴开发了这个模型。

他们的研究发表在了本周(1月4日)的《美国科学院学报》上,它使用了自然灾害的死亡人数作为一个国家对气候变化脆弱性的指标。

这组科学家建立了一个统计模型,利用诸如人口和发展水平等因素预测一个给定的国家有多少人可能会死于自然灾害。

以莫桑比克为例,他们发现如果该国持续发展,由自然灾害导致的死亡很可能在2030年达到峰值。他们预测,在那以后该国将发展到一个社会经济发展开始抵消风险的阶段。

对另外23个最不发达国家的较不详细的研究也显示了类似的模式。

“[这项研究]并不是说起气候变化不会造成问题——它是说,随着各国的财富发生变化,生活在该国的固有风险也会变化。”Patt告诉本网站说。

“一般而言,更富的国家对于自然灾害的脆弱性更少,因为他们把更多的资金投入了民防[例如防洪]和一切防止人们死亡的措施上。”他补充说。

“因此现在有很大的资金缺口,从现在开始到2030年,你可以看到气候相关事件造成的死亡人数迅速上升。”

Patt说去年12月哥本哈根气候峰会上做出的适应和缓解气候变化的承诺——在2010年到2020年每年投入300亿美元,到2020年增加到每年1000亿美元——是“合适的”。“到2040年或2050年就可能太晚了。”

他说,但是尚不清楚多少资金将会分配给适应,多少资金分配给缓解。

“而且问题在于它们是否真的会这样做——因为还存在尚未贯彻的许多承诺。”

Patt承认,这项研究有一些局限性,例如它并没有考虑到灾害的程度,只考虑了它们发生的频率。

他还说,建立在历史数据基础上的对灾害频率未来趋势的基准预测——这是科学家预测死亡人数的方法之一——是不完善的。

  链接到《美国科学院学报》的论文全文 [460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