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分析家说,气候协议仍然有理由让人感到希望

联合国气候变化会议于上星期六(12月19日)伴随着许多与会代表的挫折感以及失败的断言而闭幕,这是由于它并没有达成如何应对气候变化的一个有约束力的协议——或者关于碳排放目标的任何协议。

但是一些评论家说,应对气候变化的一些重要原则已经首次被确立,而且一些行动应该在普遍的协议达成之前就立即开始。

哥本哈根气候协议——由4个主要发展中国家经济体(巴西、中国、印度和南非)以及美国提出的一个政治“意向宣言”支持了欧洲联盟提出的原则,而且在大会的最终会议上得到了其他国家的“注意”——该协议称,协议签字国将建立清洁能源经济,并且帮助最脆弱的国家适应气候变化的效应。

这项协议设想了一个哥本哈根绿色气候基金——在2010到2012年间每年投入大约300亿美元——从而帮助发展中国家为气候变化做出准备、发展并把新技术整合到发展规划中,并保护它们的森林。

这项协议提出,到2020年,每年投入1000亿美元用于缓解和适应气候变化——这远低于世界银行等机构估计的所需资金数量,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把这一协议与2007年印度尼西亚巴厘岛会议进行了对比,在巴厘岛会议上,各国没有提出财政支持方案。

“这次我们每年有了1000亿美元——很大一笔钱,”纽约时报引用潘基文的话说,“这是朝着清洁能源保障时代迈出的又一步,也是朝着绿色增长时代迈出一步。”

绿色和平组织的执行理事Kumi Naidoo说,这项投资承诺是此次会议出现的少数“亮点”之一。

但是钱从哪里来等关键问题仍然是未知数。

在哥本哈根会议期间,欧洲联盟承诺每年向一个快速启动基金投入36亿美元,日本已经承诺在3年时间里每年投入约50亿美元,而其他国家说他们也将提供资金。

在森林领域,专家对于他们最终确定关于REDD(减少与森林砍伐和退化有关的排放)的文本的进程由于缺乏有法律约束力的推动方式而被阻碍而感到恼怒。

印度科学研究所的N. H. Ravindranath参与了REDD谈判,他说“关于REDD的融资的关键决定以及制度安排尚未被批准,而且事实上尚未得到解决”。

而阿根廷的REDD国家联络员Leandro Carlos Fernandez告诉本网站说,关于REDD的声明“比什么都没有要好,但是与已经完成的艰难工作相比后退了一步。我认为最终文本没有描述那种政治动力,而且我们失去了把森林显著地放在全球最优先考虑的议程的绝佳机会。”

但是他赞扬了这份协议的文本包括了“对土著居民权利的明确保障,并且反对把森林转换成种植园。它还明确提到了天然林,这是非常重要的”。

而且还有一个积极的财政举措的进步。在此次会议期间,澳大利亚、法国、日本、挪威、英国和美国承诺投入35亿美元,用于减少穷国的森林砍伐。

从事向发展中国家转移技术的专家也对缺乏有约束力的成果感到挫折。

但是瑞士国际贸易与可持续发展中心的知识产权项目经理Ahmed Abdel Latif说,这项协议最后确是纳入了建立一个“技术机制”从而加强技术发展与转移行动的决定。

“这看上去是对发展中国家的一个重要让步,这些国家多年以来要求强化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之下的技术转移制度。”他告诉本网站说。

 “当然——这个协议的正式地位有待进一步澄清——关于这一机制的结构、功能和活动的细节有待在墨西哥举行的第16次缔约方会议上完成。”

“无论如何,发展中国家明年需要积极参与气候变化和技术转移的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