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贫穷国家在科学上的投入更多

[内罗毕]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统计研究所(UIS)昨天(10月6日)公布的一组数字显示,在2002年到2007年间,发展中国家在科学方面的支出的增长速度是更富裕的国家3倍。

同期发展中国家科研人员的数量从180万人跃升到了270万人。

UIS关于科学技术统计数字的第三次调查显示,在几个方面,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对科学的投资率的差距正在缩小。

尽管在这个时期发达国家在研发方面的开支增长了大约1/3(32%),发展中国家的开支增加了一倍以上(103%),从1350亿美元增长到了2740亿美元。

科研人员数量的激增意味着发展中国家在2002年雇佣了全世界30%的研究人员,而在2007年雇佣了38%。

每两年进行一次的该调查把重点放在了研发的人力资源及开支上。

这些结果显示,发展中国家的研发投资也增加了。2007年,发展中国家的研发总支出占了它们的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而2002年是0.8%。相比之下,发达国家的数字是2.3%。

然而,这些数字掩盖了更发达的发展中国家和最不发达国家之间的巨大差异。例如,中国到2007年把它的研发开支提高到了GDP的1.5%,而且占了发展中国家科研人员数量的一半以上(53%)。除了中国,只有6个国家在研究上的投入达到或超过了GDP的1%。

尽管发展中国家作为一个整体而言研发开支增长了一倍,一旦在计算中刨除中国和印度,这个数字就下降到了不到3/4(73%)的增长。

但是即便在50个最不发达国家(根据联合国标准的分类定义),科研人员数量也平均增长了20%。每百万人科研人员数量也有少量增加——从40增长到了43。然而,这些国家仍然只拥有全世界0.5%的科研人员。

在南非,科研人员的数量在这5年中增加了将近1/3(31%)。这也意味着每百万人科研人员数量增加了18%(从51增长到了60),经济学家把这个关键数字视为一个国家致力于科学的一个迹象。

在其他非洲国家,科研人员的数量在总体上有了34%的更高增长,从3.2万人增长到了4.3万人。

曾担任经合组织全球科学论坛负责人的Peter Tindemans说:“美国不太可能[向研发]投入超过目前的约GDP的2.75%,但是很可能中国将从目前的约1.6%增长到2%以上。”

联合国科学技术促进发展顾问委员会的前主席Geoff Oldham说:“研发仅仅是创新所需的投入之一。发展中国家是否也扩展了他们对于科学技术服务、工程设计以及创新所需的其他所有活动的支持?”

“如果它们没有这样做,那么它们可能对它们在研发上的开支对创新形成的影响感到失望。这种情况曾经发生过,特别是在20世纪70年代的拉丁美洲。”

国际科联非洲地区办公室主任Sospeter Muhongo说:“发达国家仍然占了学术期刊发表的论文的80%,发展中国家仅仅占了20%。”

他还说,除了南非之外,没有哪个非洲国家对研发的投入超过了其GPD的1%——尽管存在政治意愿。

这些统计数字是在2008年从149个国家和地区收集的。它们是基于各国政府提供的数字,未经独立验证。可以在UIS网站上找到全部细节以及一些数字的局限性的细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