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有关甲型H1N1流感的科学的内容更新:2009年9月22日

一些富国已经承诺把它们的甲型H1N1流感疫苗的10%捐给穷国

这一举措是在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的压力下做出的。陈冯富珍担心发展中国家可能很少得到或者无法得到疫苗。

金融时报上周(9月18日)报道说,澳大利亚、巴西、法国、意大利、新西兰、挪威、瑞士、英国和美国已经承诺提供疫苗或等值的现金。目标是提供3亿份疫苗。

这项声明的发布正值路透社报道说疫苗生产低于预计的产量,但是不断出现的证据表明注射一份疫苗就可以见效,这部分解决了这个问题。

一个遗传突变可能解释为何一些人患甲型H1N1流感更严重或者死亡,而其他人只遇到了轻微的症状

《新科学家》杂志本月(9月9日)报道说,对多个医院的重症甲型H1N1流感的一项研究的早期结果提示,患流感的严重程度与免疫系统的一个遗传突变有关。这可能解释为何一些族群更容易受到流感的影响。

试验的协调者、加拿大Manitoba大学的重症护理专家Anand Kumar上周在Winnipeg的一场会议上报告说,那些极端甲型H1N1病例“是我见到过的最病重的人”。

科学家发现,改变这种流感病毒遗传物质的“包装信号”可以让它停止与其他流感毒株重组成新的、更强的病毒

纽约西奈山医学院的Qinshan Gao 和Peter Palese在本月(9月8日)出版的《美国科学院学报》上写道,把控制着流感基因片段包装方式的基因进行交换可以防止病毒互换遗传物质。

来自日本长崎大学的科学家发现,静脉注射一剂抗流感药物就与服用5天1疗程的达菲的效果相当

本月(9月12-15日)在旧金山举行的抗微生物剂与化学疗法跨学科会议上公布了对于一种试验性质的药物帕拉米韦的一项试验的结果。

美联社报道说,帕拉米韦在78小时内清除了流感症状,相比之下达菲需要82小时。帕拉米韦的药物副作用也更少。

亚利桑那大学的病毒专家Michael Worobey说,甲型H1N1流感病毒在猪的身上传播了将近10年而未被发现,而且在它首次被诊断出来之前已经影响了人类达数月之久。他在上周(9月15日)的一场流感专家会议上说,该病毒如今的突变速度是它在猪身上的1.5倍。

在EpiFlu数据库的共同创立者—— 全球共享禽流感数据项目(GISAID)与瑞士生物信息学研究所(SIB)之间出现争议后,建立一个分享流感数据的单一数据库的目标正在面临危险

《科学美国人》上周(9月14日)报道说,在SIB于今年7月取消了来自GISAID网站对数据库的访问之后,GISAID如今发布了自己版本的EpiFlu。

GISAID的数据库包含了来自EpiFlu的信息,以及联合国粮农组织等组织提交的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