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科学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的选举过程中受到政治的排挤

随着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新总干事选举昨天(9月17日)在巴黎开始,发展中国家的科学和教育等问题在各方争夺选票的时候被推到了一边。

目前的总干事、来自日本的松浦晃一郎任满两届,将于10月卸任。

埃及的文化部长Farouk Hosni在第一轮投票之后领先,获得了UNESCO执委会的58票中的22票。但是这少于直接当选所需的30票。

有经验的政界人士也参加了选举,诸如欧盟专员Benita Ferrero-Waldner、保加利亚的Irina Bokova、俄罗斯的Alexander Yakovenko以及厄瓜多尔的Yvonne Baki,他们都各获得了7、8票。

立陶宛外交官Ina Marciulionyte、在UNESCO工作的贝宁人士Nouréini Tidjani-Serpos以及坦桑尼亚的Sospeter Muhongo都没有庞大的政府资源的支持,他们获得的选票都少于3票。

英国的UNESCO委员会主席Alec Boksenberg说,得票第二多的候选人“令人惊讶地分布在4个国家”,这让人很难预测谁将超过Hosni。

科学并没有登上这个过程的中心舞台。尽管进行了积极的游说,唯一的科学家候选人Muhongo只获得了一票。

巴黎的外交人士指出,在Muhongo对执委会发表的演说中,他淡化了在UNESCO内部支持科学的说法,从而扩大他的诉求,然而,他被认为“太技术化”而不适于担任高层管理者和政治岗位。

来自巴黎的消息说,Muhongo可能退出竞选,从而换取UNESCO助理总干事或者UNESCO内罗毕区域办公室主任的职位。

“成员国正在意识到科学很重要,而且UNESCO促进科学也是很关键的。” Boksenberg说。然而大多数候选人,包括领先的Hosni和Ferrero-Waldner在他们的陈述中都只是含糊地提到了科学。

外交人士说这次选举的模式明显遵循地域界限和已有的政治承诺。

“本轮投票代表的承诺不是对候选人个人的,而是政府对政府的。然而,在这第一轮投票过后,所有的协定就都失效了。”美国人支持UNESCO组织的主席John Daly说。他预测说,在UNESCO执委会成员在进行了几轮投票之后才能“把反对Hosni的投票合并起来”。

Hosni因为他在去年的被认为是反犹的言论而引起争议

一些人曾认为Ferrero-Waldner是更强有力的候选人,但是亚洲外交人士特别提到过,她拥有一个“狭隘的欧洲世界观”。执委会成员期待着对发展中国家的重要问题的清晰承诺,包括教育。

最多可以进行五轮投票。如果没有获胜者,最后一轮将在得票最多的两位候选人中间产生。

获胜者将在10月举行的UNESCO的 193国全体会议上得到批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