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瑞典缩减研究援助预算

[开普敦]本网站披露,由于金融危机的影响,瑞典的发展机构在2010年将削减其研究与发展预算达20%。

瑞典国际发展合作署(SIDA)正在打算把它在2010年的用于“与发展中国家研究合作”的预算从估计的10.5亿克朗(1.48亿美元)削减到8亿克朗(1.12亿美元)。

这种削减是由于瑞典发展援助预算的总体下滑,总的情况在该国的2010/11年预算在12月通过的时候才能完全清楚——政府将在9月或者10月提交这一预算。

该组织的研究合作秘书处的负责人Tomas Kjellqvist说,初步的数字迫使SIDA做出一些艰难的抉择。

SIDA将试图维持其与伙伴国家的双边研发支持,而且正在打算对这部分预算做最少的削减——从4900万美元减少到4400万美元。

“我猜这算是不幸中的一线希望。” Kjellqvist说。

但是其他预算将受到严重打击。“拉丁美洲是瑞典政府基本上想撤出的地区,” Kjellqvist说,“我们对该地区的支持到2011年将从850万美元减少到150万美元。”

在非洲,通过诸如非洲社会科学研究发展理事会(CODESRIA)等组织资助泛非洲研发能力建设的资金将从计划的2450万美元削减到1400万美元。

Kjellqvist说:“让人感到失望的是,这恰逢非洲的区域组织正在动员起来加强研究和高等教育。”

他的这种惋惜在非洲大陆也有回响。“这是坏消息——SIDA是长久以来支持非洲科学的资助者之一。”南非Stellenbosch大学研究发展部门的南方项目协调员Christoff Pauw说。

研究发展问题的瑞典科学家也将感到手头拮据。在2010年,SIDA将把他们的项目的支持从估计的2100万美元削减到1100万美元,其中560万美元已经被现有项目占用。

“如果我们近来本没有向更大的研究团体征集方案和许诺提供更多资助,那么这还不算坏。” Kjellqvist说。他还说,由于这些削减,资助申请成功率很可能从15%—20%骤降至5%。

国际组织的资金也将减少,包括世界卫生组织和国际农业研究磋商组织(CGIAR)。Kjellqvist说后者目前正需要SIDA的资助,因为它正在进行结构改革。

SIDA不是首个由于全球金融危机而削减预算的资助者。今年早些时候,英国的医学研究慈善机构威康信托基金会在其资产减少了33亿美元之后,宣布它将把2008/09的预算削减3000万英镑(4900万美元)(参见 非洲分析:全球金融危机将影响研究资助)。

Kjellqvist说,削减发展中国家的研发支持是一个令人担忧的趋势。

“目前发展资助的趋势似乎是为了短期目标,而不是长期投资。”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