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有关禽流感的科学的内容更新:2009年8月18日

《新科学家》上周(8月12日)对几个国家的流感研究人员、流行病学家和公共卫生官员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他们的大多数并不认为一个更危险的甲型H1N1流感毒株有可能出现

但是超过半数的被调查者说他们非常或极为担忧他们的当地卫生服务将无法处理一波更具毒力的甲型H1N1流感,而非洲的一位卫生官员说她的国家“完全是听天由命”。

英国伦敦大学玛丽王后学院的病毒学教授John Oxford说那些担忧病毒毒力增加的人们回想起了1918年的流感大流行,后者导致了上千万人死亡。“但是如今不同了。在1918年,它就像导弹击中了原始社区,而每个人都是易感的……我完全不会设想一个1918型的情景。”Oxford说。

对于过去500年的14个全球或地区流感流行的一项分析对于人们广泛认为的1918年流感大流行的特征是病毒毒力逐次增加的观念提出了质疑。

这项发表在上周(8月12日)《美国医学会杂志》上的综述发现,所谓较温和的初始流行之后出现更严重的流行的证据不足。 它还发现了在14场流行中不存在分波次的模式

这组作者强调了甲型H1N1流感大流行应该被密切监视,他们改写了丹麦哲学家Soren Kierkegaard 的格言:“流感流行在未来,而向后看才能理解它。”

根据彭博新闻社的报道,在一项对中国制造的一种甲型H1N1流感疫苗进行的超过1500人参与的实验中,注射一针就有了效。疫苗制造商北京科兴生物制品有限公司说,中国政府已经订购了400万份,这些疫苗将在9月底交货。

媒体刊登了该国的卫生部长陈竺上周(8月12日)接受第二针疫苗注射的照片,这种疫苗正在由该国的10个疫苗制造商生产。

由于负责建立国际开放获取流感信息数据库EpiFlu的两个组织陷入了法律争执,这个数据库可能会面临危险

共享禽流感数据全球项目(GISAID)和瑞士生物信息学研究所涉及到了关于发现优先权之争的法律程序。

尽管科学家仍然能够访问这个数据库,官员们担心这一争执的长期影响。在建立GISAID之前,一些国家——诸如印度尼西亚——拒绝分享关于流感的信息。

法新社上周(8月15日)报告说,巴西暂时禁止了非处方流感药物的广告,从而迫使人们在出现流感症状之后去就医。

这项禁令是由巴西国立卫生监视机构发布的,它说为了让疾病监测准确,人们不应该当自行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