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研究说,巴西为应对艾滋病奠定基础

[里约热内卢]一项新的研究说,巴西通过使用“创造性的手段”成功地应对该国的艾滋病流行,从而为其他国家树立了楷模。

这项研究称赞了该国使用的方法显著降低了与艾滋病有关的死亡和疾病,诸如在公立工厂中开发艾滋病仿制药,以及威胁生产专利药的仿制版本。

2000年,为了应对不断增加的治疗费用,巴西的卫生部长Jose Serra威胁发出让当地生产抗逆转录病毒专利药物的仿制药的强制授权许可证,从而迫使制药企业降低它们的药价。

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定允许发展中国家在国家卫生面临风险的时候发出强制授权许可证,从而允许生产专利药物而无需向专利持有人付费。

尽管最初存在来自美国的抗议,这一举动被证明是成功的,几家公司大幅削减了其药价。巴西还在2001年开始生产几种仿制的非专利药物。

巴西在2007年发出了从印度进口依法韦仑的强制许可(见 巴西打破艾滋病药物专利)并从今年开始在当地生产这种药物。依法韦仑是该国最常用的抗艾滋病药物,它是由默克公司生产的。

“在制药企业并不公开分享它们的药价的时代,巴西对跨国制药企业的挑战促进了专利药高成本的透明。”该研究的作者之一,美国布朗大学的医学助教授Amy Nunn告诉本网站说。

她在一份新闻稿中说:“在巴西采取这些措施之前,截止2000年,发展中国家的大多数艾滋病感染者没有接受治疗就死亡了。”

这组作者说,巴西的经验对于中等收入国家很宝贵,这些国家正在越来越多地依赖于仿制药。

英国利兹大学的国际治理教授Graham Dutfield,说巴西为其他国家树立了一个楷模。

“巴西的药物政策绝对是正确的,它把人类的健康权置于私人商业利益之上,所有国家都被要求根据国际人权法律这样做。”他告诉本网站说。

这组作者的发现——它们建立在访谈和对巴西媒体的分析的基础上——发表在了《卫生事务》杂志的7/8月号上。


链接到《卫生事务》杂志的摘要

References

Health Affairs doi: 10.1377/hlthaff.28.4.1103 (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