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发展中国家吸引英国学术团体

[伦敦]英国学术团体对于和发展中国家的科学家建立联系的热情导致了上周一场讨论如何最好地实现这种联系的会议的召开。

这些科学学会——每一个都是专门领域的科学家组成的网络——在各个发展中国家开展了小型的独立项目。这包括为发展中国家的科学家提供成员补贴、建立并认证课程、捐助设备、组织辅导和会议、帮助建立姊妹学会,并提供免费的期刊访问。

“学术团体能够提供许多支持——有效地让科学家结成网络并在基层工作。我们这样做已经有数百年的历史了。”英国的生理学学会的政策和外部事物负责人Liz Bell说。

她在上周由英国皇家天文学会召开的这次会议上说,她认为学术团体可以通过科学家的动态网络最好地帮助发展,这些科学家在小型项目中培育科学,而不同于政府控制的“大科学”。

“[结成网络]是学术团体擅长的。现在正是学术团体考虑我们这个独特的科学家俱乐部如何能够被激励、组织起来和重新部署的时候,从而为发展中国家的科学家网络提供全面支持。”她说。

这次会议展示了一些项目,包括由伦敦数学学会组织的辅导非洲研究数学项目,在这个项目中,英国数学家和非洲大学的数学系结成伙伴。

“[该项目正在]改变人们的生活。年轻的[非洲]数学家正在感到自信,而且能够在国际层面上参与活动。”该学会的项目秘书Stephen Huggett说。

在加纳,位于库马西的夸梅•恩克鲁玛科学技术大学(KNUST)的数学系已经与英国莱切斯特大学的纯数学讲师Frank Neumann结成了伙伴关系。

在过去两年中,Neumann在该大学任教、辅导研究生、在莱切斯特大学接待学生、提供教科书、指导科学家获得免费出版物,并帮助该系与国际数学联盟建立了联系。

KNUST的Issac Dontwi告诉本网站说,他建议非洲研究机构参与到这样的伙伴关系中来。

Dontwi说,该项目最有用的地方是分享信息和资源。这种伙伴关系可能已经影响了卡马西选择主办新成立的国立数学科学研究所,Dontwi正在担任该所的代理所长。

英国皇家天文学会的执行秘书David Elliott说,学术团体的力量在于它们的成员资格以及成员的热情。

“所有这些项目都强调了一种自下而上的方法,它们强调了个人参与、他们的热情与承诺的重要性……小就是美……让我们设法让项目保持在局部、小规模以及科学家个人的层面上。”他说。

对于一些科学家,这种伙伴关系可能也是他们的生命线。英国生理学学会的主席Juliet Brodie说:“我们是一个小型学会,我们正在这个国家衰老和消失——我们正在失去能力。我们可以使用别处的许多能力,能力建设可以是双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