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委内瑞拉科学家被免职引发争议

[加拉加斯]一位委内瑞拉科学家被免职重新点燃了该国科学家关于学术自由的争论。

委内瑞拉高级研究所基金会(IDEA)的生物学家兼教授Jaime Requena上个月因为该研究所所长Prudencio Chacón签署的一封信而被免职。Requena从事了40年的科学研究,包括在20世纪80年代担任IDEA的所长。

Requena说他的工作和他反对政府总统乌戈·查韦斯是他被免职的原因。

在最近的一个项目中,他通过分析委内瑞拉科学家在国内和国际期刊上的论文发表率从而衡量他们的生产力。他的初步结果表明,目前委内瑞拉的科学生产力处于25年中最低的水平。

2008年1月,Requena还写了一封发表在《自然》杂志上的信,抨击了委内瑞拉科学项目公共资助的下降,特别是在社会科学领域。他说他因此受到了Prudencio Chacón的惩罚。

在辞退Requena之后的4月24日,IDEA发表了一封公开信,说Requena违背了他的合同条款,同时为另一家机构城市大学(Fundam0et)工作。IDEA还说Requena在他建议IDEA购买Fundamet开发的软件的时候存在利益冲突。

Requena否认了这一点,他说2007年他在IDEA恢复了工作的时候从Fundamet辞职了。

Requena曾写信给该国科学技术部长Jesse Chacón申诉他的情况,但是他说他没有得到回复。如今他打算诉诸法庭。

“目前没有采取法律行动,因为我的律师正在研究我们拥有的选项。”他告诉本网站说。

这是Requena第二次被IDEA免职。他告诉本网站说,他认为1995年他第一次被免职是因为反对西蒙·玻利瓦尔大学接管IDEA。在经过了12年的法律抗争之后,他于2007年复职。

委内瑞拉科学促进会(ASOVAC)人权委员会的主席Luis Carbonell告诉本网站说,他认为这一事件表明了委内瑞拉的科学家缺乏独立性。

“存在一种对批判性思维的正式的蔑视。科学中心甚至正在禁止科学家公开表达意见或在没有正式同意的情况在媒体上发表声明。”他说。他举了其他一些例子,诸如大学限制互联网接入。

这是ASOVAC第二次质疑一个公立机构解雇一位科学家。两年前,委内瑞拉科学研究院(IVIC)的物理计算实验室主任、物理学家Claudio Mendoza因为在《国民报》上发表了一篇文章嘲笑政府打算获得核技术(见 委内瑞拉科学家因为嘲笑核计划而被免职 )而被免职。

在2003年,委内瑞拉国有的石油工业研究中心INTEVEP解雇了881人,大多数是技术和科学研究人员,理由是他们参加了反对乌戈·查韦斯政府的罢工。

2005年,IVIC的Maria Nieves García发表了关于在委内瑞拉的3个州入院就诊的2岁儿童贫血率高发的一项研究。科学部在报纸上发表了一封信,质疑了该研究的重要性,并暗示这一研究的发表受了反政府议程的推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