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盖茨基金会因为卫生研究议程而受到批评

医学杂志《柳叶刀》发表了批评比尔与美琳达·盖茨基金会的文章,它说它的影响力扭曲了全球卫生议程。

最新一期(5月8日)出版的《柳叶刀》杂志的研究论文、评论和社论说,该基金会没有投入足够的资金用于实施已经得到证实的干预措施;在高风险研究上投入过多,代价是损害了更容易提供的方法;而且直接提供给发展中国家有能力的研究机构的资金很少。

英国伦敦大学学院国际卫生与发展中心的高级研究员David McCoy说,该基金会是全世界最大的私营资助组织,而且“在全球卫生的架构和政策议程方面都拥有巨大的影响力”。

McCoy的研究组分析了该基金会在1998年1月到2007年12月之间颁发的资助,结果发现该基金会捐助了将近90亿美元,分布在从3500美元到7.5亿美元的1094个资助上。

大约65%的资助发放给了仅仅20个组织,而低收入国家仅仅直接获得了5%的资助。

《柳叶刀》杂志的一篇社论称该基金会对全球卫生资助的推动“令人吃惊”,它说该基金会“激励世界去思考庞大的计划,而且还让世界对于能实现的东西更具雄心”。

但是它表达了对其优先任务的担忧。“例如,把重点放在疟疾领域,而其他疾病导致了对人类更多的伤害,这导致了对政界人士、决策者和卫生工作者的破坏性的倒错的激励。”

该基金会的资助颁发体系也得到了仔细审查——它“似乎主要是通过一个非正式的个人网络和关系管理的,而非通过一个基于独立和技术的同行评议的透明程序,”该研究组说。

与该论文同时发表的社论进一步把该基金会自称由“盖茨家族的兴趣和热情”所引导称为是“一种反复无常的管理原则”。

在同期发表的一篇评论中,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Robert E. Black及其同事写道,盖茨基金会的最佳角色是从事低风险、高回报的研究,诸如用于治疗腹泻的口服补液疗法或含锌制剂药片,而非它的高风险、高回报的方法。

Black及其同事也批评了该基金会缺乏对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的直接资助。

盖茨基金会全球卫生项目的执行理事Tadataka Yamada上月(4月30日)在英国伦敦举行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上重申了该基金会的促进技术的立场。

“在根本上,我们相信基于技术的解决方案对于最贫穷的人们是最具成本效益的,”他告诉本网站说,“我们投入了大量资金用于确保充分提供现有的卫生解决方案……但是在没有解决方案的情况下,我们就努力工作从而设法开发新的解决方案并让人们能获得它们。”

该基金会拒绝在《柳叶刀》杂志上发表一篇回应,但是它告诉美联社说:“我们欢迎这篇文章及其发现。我们特别关注如何把我们的资源用在重点问题上,而且我们经常寻求来自外部专家和利益攸关方的反馈。”

“最终,我们使用我们最好的判断去决定我们的资助能在何处最大限度地实现减少全世界的卫生不平等。”

链接到《柳叶刀》杂志的卫生政策文章全文*

链接到《柳叶刀》杂志的评论全文*

链接到《柳叶刀》杂志的社论全文*

*浏览该文章需要免费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