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猪流感疫苗的生产可能忽视穷人

一个主要的发展机构警告说,发展中国家对抗猪流感大流行的能力可能被一个事实破坏,即大多数主要疫苗制造商位于发达国家——而且它们很可能致力于满足这些国家人口的需求。

第三世界网络的研究员Sangeeta Shashikant指出,全世界几乎所有的疫苗生产能力位于少数9个发达国家,而且这些国家的政府将与它们的疫苗制造商达成优先采购协议,让它们在大流行中获得优先权。

“如果[发展中国家]没有能力[生产疫苗],那么它们将需要依靠发达国家和公司的善意。” Shashikant告诉本网站说。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在本周(4月27日)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上说,发展中国家对于猪流感暴发特别脆弱,而且需要防范措施。“今年它们受到其他危机的严重打击:粮食、能源、全球经济和气候变化,”他说,“我们必须确保它们不会受到一个潜在的卫生危机的重创。”

来自被感染者的猪流感病毒毒株已经被发达国家的一些实验室用于制造一种疫苗病毒——含有对抗猪流感的正确的抗原但是对人类没有危险的一种流感病毒。这种失去功能的病毒将被送到制造商那里,在鸡蛋中培养疫苗。

但是这个过程很耗费时间。即便世界卫生组织要求制造商从季节疫苗的生产转换到大流行疫苗的生产——目前尚未采取这一步骤——在供应疫苗前也需要至多6个月的时间。

疫苗生产商已经向世界卫生组织储备库捐献了它们的H5N1大流行流感疫苗。比尔与美琳达•盖茨基金会全球卫生项目的执行理事Tachi Yamada说,葛兰素史克已经捐献了5000万份,赛诺菲捐献了6000万份,而诺华也已经表明它将参与这一计划。

但是Yamada告诉本网站说:“这是一个全新的游戏”,因为H5N1病毒不是当前大流行的主要担忧。

“疫苗制造商全都非常知道它们在应对这类危机中的角色和责任,而且它们全都对做正确的事非常感兴趣,”他说,“它们正在等待该做什么的指令。”

最重要的事情

世界卫生组织的发言人Ravini Thenabadu告诉本网站说,该组织目前正在和疫苗制造商对话,从而评估它们的生产能力以及它们的疫苗能提供给发展中国家的比例。

她把让发展中国家获取疫苗描述成世界卫生组织的“最重要的事情”,而且还说该组织将尽力确保发展中国家获得足够的疫苗供应。

当一个新病毒出现的时候,世界卫生组织协调一组程序,根据这些程序,病毒样本被送到世界卫生组织的协作中心,而且然后可能送到疫苗公司制造疫苗和药物,这些公司被允许对此申请专利。

然而,近年来批评家认为,这为这些公司从疫苗销售中获利提供了一个不平等的机遇。2007年印度尼西亚在一个共享利益的机制建立起来之前停止了分享禽流感样本,这导致了争议 (参见  印度尼西亚停止分享禽流感样本)。

发展中国家已经与世界卫生组织就利益分享机制进行了磋商,从而确保当大流行病毒起源于一个发展中国家的时候,穷国可以确保获取针对可疑病毒开发的任何疫苗。

提议的机制包括留出一定比例的疫苗,让发展中国家以折扣价购买;建立世界卫生组织疫苗紧急储备,并把疫苗制造商的利润的一部分投入为了发展中国家的一个基金。

Shashikant说,但是目前还未通过任何机制——这让穷国面临疫苗供应不足或过于昂贵的危险。

印度德里Indraprastha 大学的生物技术讲师Nandula Raghuram指出,尽管禽流感的案例提供了国际科研合作的一个良好范例,“那种合作并没有拓展成分享来自这类研究的药物和疫苗更自由的政策。”

“制造和大规模生产的许可证被颁发给了选择在这种时候拥有独家生产权的公司。” Raghuram告诉本网站说。

英国利兹大学的国际治理教授Graham Dutfield提出,需要预先为这类情况制定规划。“私营部门几乎肯定需要参与,但是[挑战在于]如何让企业谋利的动机以及大量申请专利活动的可能性与让最需要疫苗的地区获得疫苗的需求协调一致,”他说。

对于许多观察家而言,关于在大流行时期确保获得疫苗的必要性的争论凸显了发展中国家缺乏研究和疫苗生产设施。

例如Raghuram指出,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之间不平等的疫苗生产能力在新发传染病的情况下特别显著,例如禽流感或猪流感。

“在这类情况中,对新疫苗的研究涉及与世界卫生组织进行的国际合作,而来自发展中国家的科学家常常没有参与。”他说。

Shashikant把缺乏参与归咎为发展中国家缺乏科研能力。“目标应该是建设[发展中国家的]能力,让它们可以……分析病毒样本并提供信息。”他说。

“每个地区应该拥用在这样的情况下生产药物或疫苗的一定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