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科学家将碳上限锁定在1万亿吨

科学家希望一种评估大气碳积累的新方法将为决策者和经济学家简化问题。

今天《自然》杂志发表的两篇论文表明,碳排放的步调与这场辩论无关——在数百年时间里排放的二氧化碳总量才是关键问题。

这组科学家说,不应把谈判建立在诸如到特定年份的排放率等短期目标上,大气层可以被认为是一个有限尺寸的容器,如果我们想要避免危险的温升,我们就不能把它装得过满。

气候政策在传统上把重点放在到特定年份(诸如到2020年获2050年)削减排放的比率,而没有把这些目标放在需要限制排放累积的总背景之中。

这两篇论文都分析了全世界如何能让平均表面温度的上升限制在比前工业社会水平高2摄氏度以下的水平。这个数字被广泛认为是一个极限,超过了这个极限,危险的气候变化的风险就会迅速增加。全世界决策者都把这个极限当作目标。

由英国牛津大学的Myles Allen领导的第一项研究发现,在1750年到2500年间向大气释放1万亿吨碳将导致一个“最可能的”2摄氏度的变暖峰值。截至2008年的排放已经达到了这个数量的一半。

Allen在本周(4月27日)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上说:“燃烧前5000亿吨碳用了250年,按照当前的预测,我们将用不到40年的时间燃烧另外5000亿吨碳。”

由波茨坦气候影响研究所的Malte Meinshausen领导的第二项研究利用一个计算机模型证明,为了避免到2100年超过2摄氏度的温升,碳排放必须不能超过9000亿吨。

“仅在过去的9年时间里,我们就已经排放了1万亿吨的1/3。” Meinshausen说。

Allen论文的作者之一、牛津大学的一位科学家David Frame说,这些发现让这个问题比人们以前对这个问题的描述“更加简单”。

“[这些发现]把这些排放视为……一个可能用尽的源。对于经济学家,这种审视问题的方式将是一种巨大的简化。” Frame说。

“基本上,如果你今天燃烧1吨煤,明天你就不能燃烧它……你只有有限的储备。这就像一个倾空速度过快的水箱。如果A国燃烧了它,B国就不能。它迫使所有人从整体考虑这个问题。”

在另一篇评论中,美国斯坦福大学Woods环境研究所的Stephen Schneider讨论了一个大气二氧化碳浓度为百万分之1000的世界将可能是什么样子。

链接到Allen等人在《自然》杂志上的论文

链接到Meinshausen等人在《自然》杂志上的论文

链接到《自然》杂志的评论

References

Nature 458, 1163 (2009)

Nature 458, 1158 (2009)

Nature 458, 1104 (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