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猪流感:需要填补的知识空缺

科学家在设法理解猪流感问题方面面临着一系列挑战,包括死亡分布不均和病毒的基因组成。

即便是这场暴发的死亡总数仍然是一个没有解决的问题。这场暴发被认为始于一个多月之前的墨西哥,而且如今传播到了几个大洲。墨西哥约有150人死亡,但是真正在实验室中证实的病例数量——无论是死是活——远远更低,只有26人,这意味着供试图分析这种病毒的科学家使用的数据很少。

同样很少的是对这种病毒的流行病学的了解。昨天(4月27日),世界卫生组织把流感大流行预警级别从3级提升到了4级,这表明他们认为“持续的”人与人之间的传染正在发生。但是关于这种病毒如何传播还有很多东西有待研究。

“我们确实不知道死亡率,我们确实不知道哪个年龄组受影响。”伦敦卫生学和热带医学院的卫生政策讲师、大流行预防专家Sandra Mounier-Jack说。

“我们不知道死因——我认为那很重要,人们死于什么?在我们得到更多的流行病学信息之前,很难做出任何[关于大流行潜力的]判断。”

利物浦大学的传染病讲师Jonathan Read说:“从流行病学观点出发,一个重要问题是已经有了多少病例,以及它们以多快的速度积累,或者不会积累。从这些信息中我们可以得出一些关键的流行病学参数,对一场大流行——或者较大规模的流行——可能发生与否做出一些估计。”

他告诉本网站说,有一个称为R0的参数,“它概括了一种疾病在人与人之间传染的能力。这个数字越高,就越难控制这种疾病。”他说,弄清R0将有助于评估猪流感的威胁有多严重。

世界卫生组织卫生安全和环境的助理总干事福田敬二昨天在一个新闻发布会上说,世界卫生组织正在努力记录这种疾病的传染性有多强,以及这种病毒的潜伏期(在一个人被感染之后症状在多长时间出现)等因素。“我们对于其中一些因素只有最低限度的数据。”他说。

关于该病的严重程度还存在相互矛盾的数据。墨西哥之外没有感染者死亡,而且该国之外的大多数病例是轻微的,很容易用抗病毒药物治疗。

“尽管目前墨西哥之外证实的病例很少,目前无法解释[墨西哥的感染者死亡,而其他地方的没有死亡],因此我们需要对于外推保持谨慎,”Read说。

这可能仅仅是因为墨西哥外的病例太少,让这种病毒致死的能力没有展现出来。

科学家提出的另一种可能性是,在墨西哥,死亡者死于继发感染,因为卫生保健系统没能及时覆盖他们,而且那里存在广泛的抗生素耐药性。

甚至有可能这种病毒逐渐适应了人类宿主,并且随着它从一个人传给另一个人,它变得不那么危险。然而福田因为迄今检查的所有病毒样本都非常相似的事实而拒绝了这个理论。

“我们需要知道的是为什么我们在墨西哥看到的疾病谱和我们[在美国]看到的不一样。随着我们继续研究,我预料我们将发现额外的病例,而且我预料这个疾病谱将会扩展。”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的代理主任Richard Besser在昨天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上说。

也有报告称,墨西哥的大多数死亡者是青年到中年的成年人——墨西哥卫生部长Jose Angel Cordova告诉BBC说,这些死亡者的年龄全都在20到50岁之间。

Read说,这是1918年流感的一个标志。“这个理论是,如果疾病突然发作,激活了免疫系统,它在对抗这种疾病的时候超过了极限,那就是导致这种疾病的大多数症状的原因,而且它导致了肺部过多的积液。”

这种病毒的遗传组成甚至也存在争议。科学家同意这是一种H1N1病毒——这是根据它的血凝素蛋白和神经氨酸酶的类型命名的。根据一些分析,它是由人、猪和禽流感的遗传物质组成,而世界卫生组织说它主要是由猪流感的基因组成的。

“基本上,当你分析这种病毒的时候,它是一种猪流感,”福田说,“我知道开诚布公的困难,但是这些病毒是新病毒——它们对于猪是新的,而且它们对于人也是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