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用于存储碳的木炭计划受到批评

[波恩]一些组织发起了一场反对拟议中的一种地球工程的抗议活动,他们说这种越来越受欢迎的方法尚未经过检验,而且充满了潜在的社会和环境影响。

最雄心勃勃的生物炭项目将利用大量的生物质——例如来自专用种植园的生物质——并把这些植物捕获的碳变成木炭。然后这些木炭被投入土壤中,人们希望这些木炭将在那里永远存在下去,同时在这一过程中改善土壤肥力。

利用生物炭写在了将于今年12月在丹麦哥本哈根举行的国际气候变化谈判的议程草案上。生物炭的倡导者说它有潜力每年吸收5.5-9.5吉吨的碳。

冈比亚、加纳、莱索托、莫桑比克、尼日尔、塞内加尔、斯威士兰、坦桑尼亚、乌干达、赞比亚和津巴布韦都已经呼吁把在土壤中封存碳——特别是生物炭——纳入全球碳贸易中。根据全球碳贸易机制,碳排放和碳吸收可以通过经济手段加以惩罚和奖励。这些国家认为这是一个解决气候变化、粮食和能源安全的方法,也是让退化的土地再生的方法。

但是本周(4月6日)将近150个组织组成的团体发起了在波恩气候变化会议期间反对生物炭的运动。该会议是为了给哥本哈根会议做准备。该团体把对大规模生物炭生产的热情比作生物燃料热潮,而后者的缺点在多年后才得到了公众的注意。

根据他们的报告《生物炭,对人民、土地和生态系统的新的重大威胁》,实现最雄心勃勃的生物炭目标将意味着利用5亿公顷的树木和农作物产业种植园。

该团体是由小规模农民协会、护林组织、国际环境网络和人权倡导组织组成的,它呼吁各国政府更深入地研究生物炭,因为他们所说的方法在从大气中消除碳的能力以及利用该方法的副作用方面都具有严重的科学学不确定性。

“任何事情都要基于合理的科学。如果某个科学理论有争议,那么就要对为什么采用它进行更多的研究。”来自南非比勒陀利亚一位民间团体研究人员Khamarunga Banda说。

联合国土著问题常设论坛的主席Victoria Tauli-Corpuz说,生产生物炭的国际驱动力可能导致夺走土著居民的土地。

但是乌干达国家林业局的国家林业管理专家Xavier Mugumya说,乌干达政府已经努力争取利用生物炭制止土地退化、森林砍伐,以及帮助小规模农民获得碳收入。

联合国粮农组织的助理总干事Alexander Mueller说,诸如清洁发展机制等全球资助协议并没有为农民参与提供足够的激励。

“我们都意识到了农业具有很大的碳封存潜力……我们需要开发方法并向所有这些项目的前期融资打开大门。”

 链接到报告    [393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