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奥巴马“应该让全球卫生开支加倍”

美国主要的医学专家在本周(12月15日)表示,美国应该把全球卫生的开支加倍,从而作为美国外交政策的一个支柱。

由当选总统巴拉克•奥巴马的科学顾问之一联合领导的一个委员会还说,应该把资金引向对穷国疾病的基础研究、研究卫生系统从而改善干预措施的获取和供给、以及对在贫困环境中发现的许多非传染病的控制的研究。

该报告是由有影响力的美国医学院发布的,它认为美国政府“应该在全球利益方面采取行动,认识到美国的长期外交、经济和安全利益将会因此随之而来”。

领导这个委员会的是诺贝尔奖获得者Harold Varmus——他是国立卫生研究院的前院长、也是奥巴马的科学顾问之一——和美国国务院负责政治事务的副国务卿Thomas Pickering。

该委员会呼吁美国将每年的全球卫生资助从2008年的75亿美元增加到2012年奥巴马首任结束时的150亿美元。

它还指出,美国进行了全世界超过半数的卫生研究,但是只有8%的投资——无论是公共还是私人投资——进入了全球卫生领域。

这些资金的大部分根据诸如总统防治艾滋病紧急救援计划(PEPFAR)等项目资助了艾滋病、结核病以及疟疾研究。

该报告说,这种做法应该继续下去,但是其它的领域也应该加入到其中。

“这些领域……相对于它们的全球重要性而言得到的资助不足,该委员会认为美国可以在促进这些关键领域的研究议程方面做出显著贡献,”该委员会的委员、资助生物医学研究的Albert 和Mary Lasker基金会的主席 Maria Freire说。

该报告还呼吁结成更多的公私合作伙伴关系、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科学家进行更多的合作,以及更好地获取现代数字技术从而促进和记录发展中国家的研究。

“让中低收入国家的公立和私营部门参与的机会在不断增加,而美国政府应该坦率地探索通过这些伙伴关系从而实现成功的新方式。” Freire说

为了执行这样的计划并确保全球卫生在美国的外交政策中占有核心位置,该报告建议成立一个全球卫生跨部门委员会。它的主席将为白宫就全球卫生问题提供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