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药物可能成为艾滋病预防的下一个前沿

卫生专家说,预防艾滋病的研究在疫苗和杀微生物剂都在试验中失败后需要把重点放在抗逆转录病毒药物上。

《柳叶刀》杂志上周(12月6日)发表了一种阴道杀微生物剂凝胶没能保护妇女不受艾滋病病毒感染的结果。与此同时,上月(11月13日)有报告说最有希望的艾滋病候选疫苗之一也没能保护人体不受该病毒的感染。

杀微生物剂Carraguard在南非进行的一项随机试验中接受了评估,有大约6000名性活跃的未感染艾滋病病毒的女性参与了该试验。

在2年试验期结束的时候,Carraguard组有134人感染,安慰剂组有151人感染。此外,只有42%的性活动使用了这种杀微生物剂。这些结果于今年2月发布(见  抗艾滋病凝胶不能预防感染),而这项研究刚刚发表。

“这是一个强有力的试验,试验做得非常好,”位于美国北卡罗来纳州的家庭健康国际组织的研究员Willard Cates在《柳叶刀》的一篇评论文章中说。

“但是我认为有把握说Carraguard作为单一的杀微生物剂并不起作用,”他告诉本网站说。“如果用另一种产品加以补充,例如一种抗逆转录病毒药物,[Carraguard]有可能起作用。下一个层次的研究将很有趣。”

Cates写道,艾滋病预防研究的下一个前沿将是对用抗逆转录病毒药物预防艾滋病病毒进行评估。

在默克公司开发的疫苗的试验中,试验组比对照组的感染率更高。

肯尼亚艾滋病疫苗项目(KAVI)的项目负责人Omu Anzala说,这项结果将会把他们重新送回起点,因为KAVI和许多其它艾滋病疫苗研究团体正在用类似于默克的方法开发疫苗。

“默克的试验影响了许多其它试验。这确实是对所有艾滋病研究者的清凉剂。在KAVI,我们可能不会继续进行试验,直到我们回顾了我们的研究,从而更好地理解免疫学和病毒学问题,”他告诉本网站说。

Cates说,艾滋病预防界并没有失去找到一种疫苗的希望。但是考虑到这个进展的时间长短不明,艾滋病预防界需要考虑通过联合不同的治疗方法预防该病。

他说,这应该既包括行为干预也包括研究干预,两者可以相互促进。“我们需要ABC-Z——艾滋病预防的全面手段。不存在什么神奇的方法。每种方法[自身]其实只提供了部分的防护。”

链接到《柳叶刀》杂志关于杀微生物剂文章的摘要

链接到《柳叶刀》杂志关于疫苗文章的摘要

References

The Lancet 372, 1,932 and 1,977 (2008)

The Lancet 372, 1,881 (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