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非洲主要国家“没有遵守卫生研究承诺”

[巴马科]批评者说,非洲几个主要国家自从4年前于墨西哥召开的卫生和科学部长会议上承诺向卫生研究投资以来,向该领域的投资“非常少”。

但是其他一些国家——包括坦桑尼亚、卢旺达和马里——在投资卫生研究方面有了显著的进展。

全球卫生研究部长级论坛(11月16日)的发言者在会上指出,许多国家的基础统计信息缺失,技术知识匮乏,而且在知识的生产者和需要知识的决策者之间存在沟壑。

世界卫生组织的助理总干事Timothy Evans说:“对于尼日利亚——以及对于许多其他国家——我们不知道那里有多少人死亡,而且我们不知道这些人的死因。”

瑞士的非营利机构卫生研究促进发展理事会(COHRED)的负责人Carel Ijsselmuiden也提到尼日利亚是自从参加了2004年的那次会议之后所做的工作“非常少”的一个国家的例子。而尼日利亚医学研究所(NIMR)的代理主任Phillip Agomo承认该国在卫生研究方面的进展比预期的更慢。

Agomo说,由于基础设施差、缺乏技术知识以及“不合作的研究参与者”,“在尼日利亚进行研究很困难”。他号召招聘一些“能把重点放在研究上的、有学习能力并可以设计出可行的研究方法的人”。

加拿大国际发展研究中心(IDRC)的Pat Naidoo说:“弥合知识鸿沟、把知识翻译成决策者能理解的形式的挑战仍然存在。根据我们在尼日利亚进行的项目,我们知道尼日利亚尚未处于这个阶段。” IDRC正在资助Cross River和Bauchi州的卫生研究项目。

相比之下,与会者表扬马里正“走在正确的道路上”。这次会议就是在马里召开的。

安哥拉卫生部前副部长、目前担任世界卫生组织非洲地区主任的Luis Sambo说,马里的平等卫生保健政策是一个“良好治理的标志”。

卢旺达和坦桑尼亚的政府也因为向自身的卫生研究计划投资而受到了表扬。Naidoo说,这些国家和乌干达一起开发了收集信息的系统方法,用于让他们发现自身的研究优先事项。

但是与会者也强调了乌干达的问题。同时担任南非研究伦理培训项目(SARETI)成员的Ijsselmuiden说,乌干达甚至没有一份卫生研究优先事项的清单。他在一场新闻发布会上说,乌干达没有正式的卫生研究政策,在卫生部也没有科研主管。

同时,许多发展中国家抱怨说捐助机构正在为发展中国家设立卫生优先事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