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卫生资助“没有反映实际需求”

科学家在本月(11月1日)出版的《柳叶刀》上说,世界卫生组织(WHO)的全球卫生资助向传染病倾斜,而且没有反映出受援国的真实卫生需求。

这个来自英国的研究组比较了从1994-95年到2008-09年WHO的每一个预算周期中对传染病、慢性非传染病和外伤的资助分配和这些病造成的负担(这些病造成的死亡和生产力生命年的损失)。

他们审视了WHO的常规预算和预算外资助是否存在差异。常规预算来自所有成员国,由民主共识决定如何分配,而预算外资助是自愿缴纳的,大多常常来自发达国家。

他们发现一致的证据表明,资助向传染病倾斜。例如,在2006-07年,传染病、非传染病和外伤分别得到了87%、12%和1%的资助。预算外资助的这种倾斜甚至更极端。

在非洲和西太平洋地区,模式也是同样的,尽管疾病负担的模式不同——非洲的传染病负担高,非传染病负担低,而西太平洋地区正好相反。

论文的第一作者、英国牛津大学社会学系的研究员David Stuckler告诉本网站说,这种差距在其他和全球卫生有关的组织——诸如世界银行和盖茨基金会——的预算分配上可能更大。

他还说,许多机构在全球卫生问题上跟随WHO。“WHO有机会担任设定全球卫生优先任务的一个大胆的领导。然而,它正在部分地把它的决策角色从它的成员国转移到了私人捐助者。我们的研究与一个观点产生了共鸣,即我们在全球卫生问题上需要民主。”

他说传染病得到优先对待是由于好几个原因,包括发达国家感觉到发展中国家的传染病是一个威胁性的、感觉得到的经济成本,以及从WHO成立之初传染病流行时期的工作思路的一种延续。

他说:“我们的分析表明,捐助者在提供资金的时候考虑的是地缘政治或经济利益,而不是根据受援国真实的卫生需求。 ”该研究的作者之一、伦敦卫生学和热带医学院的Martin McKee补充说:“2008年曼谷部长论坛提供了一个重新评估研究优先级的宝贵机会。”

Stuckler在对该论坛的代表讲话时说:“要考虑资金分配的方式是否符合受援方的最大利益。设法建立起一些系统,它们可以监督和让各国卫生部门有权通过民主的方式设立它们自己的优先级、而不是仅仅通过私人慈善机构设立优先级。”

链接到《柳叶刀》的论文全文*

*浏览该论文需要免费注册

References

The Lancet 9, 649, 1,563 (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