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科学家破译疟疾寄生虫DNA

两组国际科学家测出了两种重要的疟原虫——间日疟原虫(Plasmodium vivax)和诺氏疟原虫(Plasmodium knowlesi)的基因组序列。

他们的研究发表在了上周(10月8日)的《自然》杂志上。

英国威康基金会桑格研究所的项目主管、诺氏疟原虫研究的第一作者Arnab Pain告诉本网站说,他们希望这一测序将“为药物或疫苗研发提供信息,不论是在确定药物靶向关键基因方面还是在确定候选疫苗瞄准的变化较少的基因方面。”

诺氏疟原虫正在成为人类疟疾的一个潜在的威胁生命的原因。它最初是在猴体内发现的,由于它被误诊为良性的三日疟原虫,这类病例的数量被大量低估了(参见 致命疟疾类型“被误诊为良性类型”)。

Pain说,误诊的程度,特别是在东南亚被误诊的程度,只是刚刚开始被人们认识到。

他解释道,诺氏疟原虫的基因组呈现出了所谓的“分子拟态”,这是这种寄生虫使用的一种战术,它通过干扰免疫识别过程从而避免被发现。理解这种现象对抑制体内疟原虫的生存以及传播具有关键意义。

间日疟原虫被人们忽略,这是由于它很少导致死亡。但是纽约大学Langone医学中心的寄生虫学家、领导间日疟原虫研究的Jane Carlton说,全球至多40%的疟疾病例是由间日疟原虫导致的,因此它具有“很重要的意义”。

她告诉本网站说,这种寄生虫仅限于特定类型的红细胞中存在,这种红细胞未见于非洲人体内,因此它并不像恶性疟原虫等更致命的类型那样普遍存在。

但是她还说,这种寄生虫在最初感染之后可以在肝脏潜伏数年才再次发作。

目前,只有一种药物可以用于治疗这种潜伏阶段——而且孕妇和某些贫血患者不能服用该药。

Carlton说:“你可以治疗血液中的间日疟原虫,但是它们仍然会在肝脏中休眠。[为了根除疟疾],我们确实需要开发更多的药物从而对付这种特殊的潜伏阶段。”

她告诉本网站说:“一个基因组总是不够的。我们正在为另外6株间日疟原虫进行测序。然后我们才能真正地开始寻找该物种的种内遗传变异,并获得和耐药性或毒力有关的一些基因的信息。”

链接到Carlton等人在《自然》杂志上的论文

链接到Pain等人在《自然》杂志上的论文

References

Nature 455, 757 (2008)
Nature 455, 799 (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