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专家建议发展中国家重新确定基因组研究优先级

[海得拉巴]专家警告说,发展中国家需要回顾它们在基因组研究方面的优先级,而不是盲目地采纳发达国家对复杂的生活方式疾病的研究重点。

德国马克斯•普朗克分子遗传学研究所的Hans Hilger Ropers教授告诉本网站说,发展中国家“不应该简单地跟随工业化国家的道路”,而且需要“重新评估它们的基因组研究优先事项”。

Ropers在本周(9月30日)在印度海得拉巴举行的第13届人类基因组会议上表达了一种担忧,他说基因组研究把重点放在了和生活方式变化有关的复杂的多基因疾病上——诸如糖尿病和心脏病,治疗这些疾病将带来高额利润。

他说,来自印度等发展中国家的基因组科学家跟随这种趋势,而没有注意他们的国家的特定问题。

尽管把重点放在这些疾病上面,眼下几乎没有证据表明这类复杂疾病存在解决方案。据参加本次会议的波士顿大学先进技术中心的联合主任Charles Cantor说,甚至到2028年可能也无法完全理解复杂疾病的生物学性质。

由于表亲婚姻的传统,许多发展中国家比发达国家有更多人更容易患有单基因控制的严重疾病。

Ropers告诉与会者说,诸如地中海贫血等基因疾病和特定类型的智力缺陷被忽视了,它们是“临床遗传学没有解决的最大挑战”。

发展中国家面临的另一个主要问题是基因组研究的伦理缺乏强有力的国家指导方针和法律,而且缺乏在决策者、基因组学和社会科学家以及民间团体之间的公开对话。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位于曼谷的亚太地区办公室区域顾问Darryl Macer说,他的办公室常常“拼命”鼓励一些亚洲国家制定基因组学的指导方针或法律,而在一些确实拥有指导方针的国家执行也有缺陷。

基因组科学家面临的关键挑战包括获得研究参与者的恰当的知情同意书、维护参与者的隐私、确保对他们没有歧视,而且确保研究惠及他们。

Macer说,仅仅建立基因组研究基础设施是不够的。让科学家积累临床研究的能力以及建立伦理委员会,并在决策者、基因组科学家、社会科学家和民间团体之间建立一个联系从而解决伦理问题,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