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城市对全球温室气体排放“贡献较原来估计更小”

[伦敦]一位科学家说,城市对温室气体排放的贡献远远小于原先估计的水平,特别是那些穷国的城市。

英国国际环境与发展研究所的人居高级研究员David Satterthwaite在上周(9月26日)出版的《环境与城市化》杂志上指出,对城市温室气体排放的估计被夸大了。

他说那个常常被引用的数字——即城市对温室气体排放的贡献是75%到80%——“似乎是随意定下的数字之一。这个数字可能是为美国设定的,而人们认为它在任何地方都适用”。

Satterthwaite利用来自2007年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委员会报告的数字估计了不同部门对温室气体排放的贡献,例如能源供应、农业,工业和森林砍伐。他得出结论说城市占了总排放的30%到40%。

“我们知道很大一部分重工业不在城市中,我们知道许多化石燃料发电厂不在城市中。而且我们还知道在富国,富裕的、高消费的家庭生活在城市之外——因此那个[此前估计的]数字不合理。”

Satterthwaite告诉本网站说,城市的排放各国各有不同,而且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城市之间还有巨大的差异。例如,在巴西,森林砍伐是温室气体排放的主要贡献者,但是其它国家并非如此。

目前没有关于大多数发展中国家城市排放的准确数字,因为它们几乎没有温室气体排放普查。但是Satterthwaite说,发展中国家城市的能源使用、缺乏工业和人均汽车数量表明它们的排放是纽约或伦敦的1/100或1/1000。

他说,根据生产而不是消费来分摊温室气体并无帮助,而且不公平地指责城市则把注意力从驱动排放的中高收入生活方式的活动和消费模式上转移开了。如果城市按照消费分摊温室气体,富国城市的排放数字将增加,而穷国将仍然很低。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发展中国家的城市可以忽略它们的温室气体排放水平。

Satterthwaite 说:“在某种意义上,你想要发展中国家做的是把重点放在适应上,再加上一点缓和(气候变化)的视角。”

英国气象局哈德利中心的碳循环气候科学家Chris Jones说:“通过减少排放从而应对气候变化需要知道什么活动和部门——例如燃烧化石燃料、森林砍伐和农业——对温室气体进入大气有贡献。但是把这些排放分摊给地区或国家是一个社会经济学实践。”

“二氧化碳和甲烷等温室气体是气候变化的主因,它们通常在大气中充分混合。温室气体排放的准确地点并不重要——(不论排放地点如何)它们对气候的影响相同。”

References

Environment & Urbanization 20, 539 (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