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调查结果支持科学传播需要“媒介”

一项对600多名从事把科学纳入发展政策的人士的认可了“媒介”组织在促进科学界和决策界之间的交流方面担任的角色。

由科学与发展网络(SciDev.Net)委托进行的这项调查的结果于上周(8月22日)发布,它指出了阻碍更好传播的因素,包括从政者对科学的理解很差,以及及时获取相关科学信息方面的困难。

但是它也揭示出了发展中国家的科学家比发达国家的科学家更愿意在政策争论中扮演倡导者——例如在粮食生产或环境保护问题上。

这份最终报告表明,在让科学—政策接口更有效工作的问题上,发展中国家的科学家认为公众参与科学的价值更加重要。

体制欠缺

该调查是去年科学与发展网络(SciDev.Net)委托英国海外发展研究所(ODI)进行的一个研究项目的一部分,英国国际发展部(DFID)提供了资金支持。这项电子调查收集了来自参与科学—政策对话的科学家、媒介和决策者的意见。

该调查是以前期进行的一项文献综述为指导的。这个综述总结了目前关于科学和决策之间的复杂关系的观点,并指出了这种关系可能产生的一些张力。

然后,作为补充,本研究对从柬埔寨到加纳的一系列国家进行了个案研究,而且还对选出的一些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利益攸关方进行了深度电话访谈。

这个项目得出的主要结论是:“用于基于证据的决策的科学信息的传播在发展中国家的情境下存在制度化的欠缺。”

该项目的作者Harry Jones、Nicola Jones 和 Cora Walsh写道:“如果科学家更加公开地介入(研究成果)导致的政策意义,且能提出一系列可能的政策选项,决策者和发展领域的人士本可以更多地利用科研成果。”

令人不满

在接受调查的600人中间,46.7%是科学家,34.7%把自己界定为知识传播媒介,18.3%是决策者。总共将近2/3(63.9%)来自发展中国家)。

其中许多接受了访谈的人士表达了对政策的科学技术证据基础不足的高度不满。60%的媒介参与者表达了这种观点,54%的科学家和42%的决策者也持同样的观点。

该项目发现发展政策的制定过程采用科学信息的一个最大的障碍是决策者对科学的理解不佳,64%的被调查者认为这是一个障碍。

其他经常提到的因素包括从政者对外部意见的开放性有限(61%)、研究成果传播的缺乏(59%)以及决策时缺乏采用科学信息的动机。发展中国家的许多被调查者指出这种障碍令人担忧。

该项目的作者们写道:“这些系统问题需要各国政府、国际参与者和非政府参与者采取协调一致和的措施。”

倡导者的角色

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在科学家究竟应该被认为是中立的信息提供者还是成为倡导者(通过提供政策选项并争取它们被采纳)这一问题上存在显著的差异。

来自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相近比例的被调查者(17%和14%)说科学家应该把他们自己限定在提供科研成果的信息。但是发展中国家将近3倍的被调查者认为科学家除了提供研究成果,也应该向决策者提出政策立场(发展中国家43%,发达国家13%)。决策者也表示非常有兴趣从科学专家那里就研究的政策相关性获取更多建议。

这组海外发展研究所的研究者说:“这体现了一种让研究成果更多地参与和应用于政策角度的呼吁。”

这些被调查者还被问及他们对一些不同领域的科学技术信息可获取程度的满意度。不满意度最高的是关于地方知识的信息(43%),其次是人才流失(28%)。

相比之下,47%的被调查者表示对气候变化信息可获取程度感到满意,只有28%感到不满意。

关于信息和通讯技术,有43%的被调查者说他们对获取的信息感到满意,只有14%的人不满意。

公众参与“至关重要”

被调查者还被问及哪种服务在促进他们与科学界的参与方面有用。最受欢迎的方式是与科学家交换意见的机会(67%),其次是其他私人交流的机会。

不那么有价值的是网上辩论和在线讨论,尽管仍然有1/3的被调查者将其称之为“最有用”。

认为在科学上知情的公众参与的增加将会改善发展的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被调查者的比例有显著差异。

发达国家只有30%的被调查者认为公众对科学技术更多的了解对于改善发展状况 “至关重要”。但是在发展中国家这个比例高达49%。

该报告的作者说:“人们参与的意愿,对协商、合作、意见和建议的渴望以及对地区差异化信息的要求都指出了有前途的方法。”

但是他们也提出了一个警告。“尽管参与、协商、合作和建议代表着重要的机会,它们必须有策略地进行,并且考虑到特定环境的现实权力和政治。”

链接到报告全文
[1.35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