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研究发现中国肥胖率激增

[北京] 科学家们警告说,快速的经济增长、西方式的食品和缺乏体育锻炼正在推高中国的肥胖问题,让卫生系统增加负担。

美国北卡罗莱纳大学营养学教授Barry Popkin在这篇发表于7/8月号的《卫生事务》杂志上的文章中指出,如今25%的中国成年人超重或者肥胖。尽管这个数字还比埃及、墨西哥、英国和美国等国家低,中国的增长率更快。

在过去10年,每年有超过1.2%的中国成年人变得超重或肥胖,这个数字比发达国家和除了墨西哥以外的发展中国家都高。

该研究发现,如果不采取认真措施解决这一问题,中国的肥胖和超重的成年人到2028年将翻一番。

Popkin对本网络记者表示,中国的中低收入阶层收入正在增长,与其它发展中国家相比,他们更容易获得廉价的菜油和动物食品。

此外,超市和“垃圾食品”店在中国的迅速扩张,人们更多从事久坐的工作而减少体育运动,以及私家车的拥有量大增都对肥胖问题有贡献。

在另一项研究中,全国儿童期单纯肥胖症研究协作组的负责人丁宗一也得出了类似的结论。他在5月末在世界卫生组织年会中作的报告中警告说,儿童肥胖问题也日益严重。

该研究指出,中国7岁以下儿童中,几乎每五个人就有一个超重者,7%的中国儿童属于肥胖者。丁宗一说,更多的儿童被父母带到快餐连锁店中,越来越喜欢西方“沙发土豆”的生活方式,并且因为是独生子女而被宠惯。

文化也发挥了一定作用。丁宗一告诉法新社记者,在中国,如果要说一个孩子健康,那就把他/她描绘成“大胖小子(丫头)”。

Popkin说,肥胖和饮食不良导致了高血压、中风和成年期发作的糖尿病大量增加,为卫生系统带来了压力。他估计中国的与肥胖相关的疾病造成的经济损失可能占了整个经济的至多4—8%

尽管如此,肥胖问题并被没有被公共卫生议程优先对待。“减少饥饿在政治上更有感召力,而(减少)肥胖、高血压和糖尿病没有同样的政治感召力。”Popkin解释道。

国际生命科学学会中国办事处的王育英对Popkin的研究表示赞同,不过他表示,中国的情况很复杂。

王育英告诉本网络记者说,中国肥胖人口的快速增加是因为在中国经济刚刚开始增长的时候,很少人肥胖。而且由于中国正在一个过渡期,人们开始从事了办公室工作,但是还没有习惯常规的锻炼。

Popkin建议对豆类产品、水果和蔬菜增加补贴,同时通过对糖和脂肪类等不健康食品课税以减少其消费。此外,应该对私家车征税同时改善公交系统。

链接到《卫生事务》上的论文摘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