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自然保护区“吸引人类定居”

研究表明,此前曾认为保护区对其边缘的农村社区具有负面影响,然而这些社区可能实际上会吸引人类定居——这种情况恰恰可能会让保护区要保护的生物多样性面临危险。这些发现发表在了上周(7月4日)的《科学》杂志上。

这组科学家评估了45个非洲和拉丁美洲国家的306个保护区边缘10公里的“缓冲区”的人口增长,并把它们和同一个国家的农村人口背景增长率进行了比较。

在保护区边缘的人口平均增长率是类似生态条件下农村地区平均增长率的将近2倍。这些结果在拉丁美洲最显著。

该论文的作者之一、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环境科学、政策和管理系的研究员George Wittemyer告诉本网站说:“在大部分保护区,保护区边缘的人口增长率比远离保护区的类似地区的增长率更高。我们没有预料到我们会发现这样强烈的结果。”

这组作者排除了从保护区内部迁移出居民和高人口密度导致这种增长的可能性。

这组作者写道,有可能是因为国内外对保护区的资助——它们创造了工作机会、道路、诊所、卫生设施系统和学校——吸引了移民搬迁到周边区域。

但是保护区周围的人口对生物多样性可能具有负面影响,诸如非法狩猎、砍伐森林和采矿。这组科学家发现在人口增长率最高的保护区周围,森林砍伐率也是最高的。

这组科学家写道:“如果人类是由于保护区提供的经济机会而被吸引了过去,那么反讽的是,对自然保护的国际资助可能会加剧它们本打算减轻的人类对生物多样性的威胁。

这组作者说,当规划保护区的时候,应该考虑到人类定居的模式,或许包括在重要栖息地周围建立大型多用途缓冲区域以及把保护区和远离保护区的发展工作结合起来。

南非荒地和跨国自然保护项目主任Leo Braack告诉本网站说:“这些发现做出了真实的贡献,它让人们理解,作为全世界保护生物多样性主要手段的保护区会产生什么社会响应。”

“然而,这组作者没有提到发展中国家解决这个问题存在巨大的能力不足,以及主要捐助者对于可以使用的资助的运用常常施加限制条件。”

Link to the Science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