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印度因为“误导性的”生物安全声明而受到抨击

[新德里]印度政府否认了它所受到的在生物安全承诺方面误导了国际社会的指控。

遗传学家、设在新德里的非政府组织基因运动(Gene Campaign)的召集人Suman Sahai抨击了印度政府作出的声明,即政府已经为转基因生物建立了一个有效的国内管制框架。Sahai的声明是在印度代表在德国波恩举行的关于卡塔赫纳生物安全议定书的会议(5月12-16日)上作出发言后作出的。

该议定书的缔约方同意遵守生物安全的全球最低标准,用于保护生物多样性不受来自转基因生物(GMOs)的潜在风险的影响。它确立了广泛的指导方针,同时让各国自行立法从而让这些指导方针生效。例如,这些法律可以考虑到一国的生物技术产业的发展阶段以及制定政策允许转基因食品进入该国。

印度政府官员在波恩指出,已经对所有在印度进行试验的转基因作物进行了风险评估和环境评价。但是Sahai指控说,转基因作物的过敏和毒理试验的数据没有公开,没有对转基因棉花的环境评价,也没有对转基因作物的社会经济影响进行分析。

她还指出,印度并没有法律用于赔偿人们因为转基因作物而导致的任何损失,没有关于批准原产地为印度的转基因作物的政策,也没有法律规定需要标注转基因食品。

来自印度遗传工程批准委员会(GEAC)的一位官员否认了这些指控,他说这些指控“没有根据”,而且一些指控与仍然在进行国际讨论的问题有关。GEAC在印度环境和森林部下运作。

GEAC的官员还说,印度政府正在着手实现卡塔赫纳议定书规定的所有义务。他告诉本网站说,Sahai的指控不适用于印度转基因作物的当前情况。例如,该官员指出,印度只允许商业栽培转基因棉花,而尚未批准商业种植或进口用于食用、动物饲料或加工的转基因作物。

该官员说政府已经向GEAC提供了正在试验的所有食用和非食用转基因作物的风险评估数据——包括对原产地在印度的转基因作物的风险评估数据——而机场的海关官员拥有限制活转基因生物进口的详细指导方针。他还说,印度正在等待关于确立转基因产品造成损失的责任的国际讨论的最终结果,之后才能颁布国内法律。

但是Sahai不为所动。她说印度的国家和地区层次的转基因产品监视委员会并不存在,而机场的海关人员大多不知道转基因生物。Sahai说,尽管有政府反复保证,“[印度]政府的管制框架被广泛认为很不充分而且受到了科学家、知识分子和公民社会组织通过在印度法庭进行的公共利益诉讼的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