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中国的开放对地震反应至关重要

[北京]中国新的公开传播政策有助于四川地震后的撤离和营救工作。然而北京地区会有地震的假预警消息却几乎引起了不必要的恐慌。专家们说科学传播者——包括科学家、地震研究部门以及记者们——在这一特殊时期改进他们处理信息的能力是至关重要的。

5月12日下午2点28分中国西南省份四川省汶川县发生了7.9级地震。中国的大部分地区以及东南亚部分地区甚至远至2000公里外的泰国曼谷都感受到了这次地震。目前为止,已记录有15000人丧生,虽然这并不包括汶川的死亡人数,当地还有很多人被困,并且通讯设施都已毁坏。

地震发生后不到半小时,来自国家地震局的消息出现在中国主要新闻门户中;有关这次地震的准确位置、最初的破坏情况以及应对这次灾难的必要措施(诸如余震警告等)被及时更新。中国地震局——负责地震的预测、管理以及撤离的政府部门——整个下午发布了有关这次地震以及余震的3条声明。其当地下属部门四川省地震局也连续举行了6次媒体通报会。

这种对地震信息的公开传播发生在《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在5月1日生效后不久,该条例强制政府公布与公众利益相关的信息。(请见《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促进中国科研透明

然而在政府机构正积极发布有关地震的更多消息时,其他信息来源却引起了混乱。

在地震当天下午3点左右,人民网发布的一条消息中警告说,北京当天晚上10点到12点之间可能会有26级地震。就在同时,包括政府官方新闻机构新华社在内的新闻门户报道说,地震监测网络中心已经监测到在北京通州地区和浙江省嘉兴发生了3.9级和5.7级的地震。

中国地震监测网络中心在即将引起公众恐慌之前很快辟除了北京地震的谣传。当天晚上,该中心的相关地震研究机构声明说在通州和嘉兴没有地震的征兆。

中科院所属的科学时报科学传播研究所所长詹正茂说,在从权威来源得到的信息变得急剧增加的同时,在如何准确并负责地传播信息方面,中国的科学界还没有形成一种共识。

他告诉本网络记者:“这不像是编辑伪造了这一消息。假的地震报告也可能来自个别专家的估计。很多科学家已经形成了政府部门安排说话的时候才讲话的习惯,而不是对信息进行职业化的负责任的判断。”

但是一位来自中国地震台网中心不愿透露姓名的科学家指出,科学家个体不大有条件散发这种消息,因为地震的报告和预测都需要对观察数据进行反复讨论与会商。此外,他说做出26级地震预测的不可能是一位专业地震学家,因为在地震中,5级以下是小震,而5级以上则是大震。没有一位专业地震学家会把这两种不同震级并列。

“新闻编辑们应该有基本的判断能力,知道在哪里得到权威消息,并忽略那些在地震时明显是虚假的信息。他们不能仅仅为了提高网站的访问量而发布那些不权威的信息,”这位科学家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