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专家敦促世卫组织支持医药研发进行根本变革

一组来自各国的著名科学家——包括数位诺贝尔奖得主——敦促世界卫生组织的成员国支持用革新性的方式解决缺乏针对影响穷人的疾病研究的问题。

他们正特别在寻求通过一个国际研发基金,大量增加政府对这些疾病的研究的支持,并寻求替代专利财政激励手段的方法。

这些提议将提交给下周(5月19日)在瑞士日内瓦开幕的第61届世界卫生大会——世界卫生组织的决策机构。

这些建议来自促进基本药物大学联盟(UAEM),这是一个协调大学研究人员、促进疾病研究的机构,这些疾病影响发展中国家但是由于缺乏获利的潜力而被忽视。

UAEM给世界卫生组织的政府间工作组(IGWG)发出了一份关于公共卫生、创新和知识产权的声明,该工作组由来自世界卫生组织的超过150个成员国的代表组成,上个月(6月28日)他们召开了会议,而且下周将向世界卫生大会汇报。

IGWG是由世界卫生大会建立的,任务是起草全球战略和行动计划草案,从中探讨如何利用研发开支、创新、知识产权和其他机制从而更好地解决发展中国家的卫生问题。

UAEM的声明敦促世界卫生组织“支持对新的和创新的机制的探索,这些机制寻求纠正现有体系的不足”。

它特别希望世界卫生组织的成员国考虑一个生物医学研发的条约,该条约将把研发资助和药物带来的收入分离,而制药公司认为药物的收入是保持研究高投入的一个至关重要的因素。

UAEM说这样一个动议,再加上超越专利体系的激励研发的替代手段——例如奖金资助——将“带来投资,服务于那些太穷或者人数太少从而无法提供足够的市场吸引力的人群的需要”,并且“克服基于专利的创新高于边际成本定价这种固有体制问题”。

诺贝尔奖得主、UAEM声明的签名者之一的John Sulston说,目前补偿研发费用和药物生产费用的正是被强大的专利系统支撑的药物销售收入。Sulston 告诉本网站说:“这个过程在财政方面的效率低,利润只有1/6回馈给了研发。结果造成了没有希望带来高利润的疾病无法得到研发。”

在4月的会议上,IGWG还讨论了引入让各公司分享专利的“专利池”,还讨论了建立一个世界卫生组织的专家组,研究对研发进行财政支持的各种方式。

但是尽管该会议同意应该对这些手段进行探索,它并没有就任何项目应当如何实施达成一致意见。

在会议上,研发政策的重大变革遇到了很大的阻力,这种阻力主要来自发达国家,特别是那些拥有强大的制药公司的国家。

Sulston说:“日内瓦会议出席者与制药业既得利益有联系的比例大得令人感到可怕。反对者不仅包括美国,也包括欧盟和加拿大。”

在IGWG的一份声明中,国际制药商协会联合会的主任Harvey Bale表达了他对该工作组正在编写的文件的担忧,他担心这些文件“反映了一种观点,即知识产权的保护可能与公共卫生相关的目标常常更不协调”。

Bale还说:“为创新的卫生保健相关产业提供一个促进性的环境,这是确保持续开发针对被忽视疾病的新药和有效药物的战略的组成部分。”

但是Sulston说制药业采取姿态的结果是,“议程中的最艰难的部分被搁置在了一边,包括根本没有提到钱的问题,而缺少了这些东西,实际上什么也做不成。”

尽管这样,他还是说:“让发展中国家的手中获得更多权力的缓慢的外交过程还在继续,这很好。”

链接到UAEM的声明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