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新发传染病不断增加,威胁人类健康

科学家说,新发传染病正不断增加,然而对于这些疾病的监测与控制很少能够落实,尤其是对可能爆发疾病的地区更是少之又少。由英国动物研究所高级研究员Kate Jones领导的研究小组在2月21日出版的《自然》杂志中发表了他们的这一发现。

新发传染病包括一些最近演变过来的病原体,例如耐药性细菌和此病原体,它们最近从野生动物或家畜中进入到人类群体中——艾滋病与非典就是这方面的例子。

科学家们分析了在1960年到2004年间的335种新发传染病“事件”——也就是病原体在人类中首次出现的情况——从而鉴别和勾画与新发传染病相关的社会经济因素、环境因素以及生态因素。

他们发现新发传染病越来越多,而且人群密度以及抗生素药物的使用与例如耐药病原体的出现有关系,由野生动物病原体造成的疾病通常与高度密集的人口以及生物多样性密切相关。

他们利用这些做出了一种“热点”预测模型,该“热点”是指可能会出现疾病的地区。他们发现一些传统的区域——例如在美国东北部以及西欧地区——仍然处于危险之中,许多发展中国家也位列其中。

该论文作者之一,哥伦比亚大学地球学院的Mark Levy在一次电话发布会中说,东亚、印度次大陆、尼日尔三角洲、非洲主要大湖地区以及拉美部分地区特别容易受到来自野生动物中所出现的疾病攻击。类似区域也会受到来自病原携带者的威胁。

该论文作者之一,美国保护医学协会(Consortium of Conservation Medicine)执行主席Peter Daszak在电话会议上说:“该模型对决定如何分配资源来说是个很有用的工具,现在我们可以不必等到这些疾病出现并在它们发作时感到吃惊,而事实上我们能够在游戏开始之前制服它们。”

这些作者建议在热带非洲、拉丁美洲以及亚洲重新分配监测力度——目前在欧洲、北美、澳大利亚的富国以及亚洲部分地区监测已做出了重大努力。

爱丁堡大学流行传染病学研究所主任Mark Woolhouse在《自然》杂志一篇与此研究配发的新闻与观点文章中写到,“新发疾病监测的这些好处并不只会对当地受益:在全球化不断加强的时代,新兴传染疾病是全人类的问题。”


链接到《自然》杂志论文全文

参考资料:Nature 451, 990 (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