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种植作物发展生物燃料"导致碳债务"

两项研究表明改变土地的使用从而生产基于农作物的生物燃料确实可能导致比燃烧化石燃料更多的温室气体排放。

这两项研究都发表在了上周(2月8日)出版的《科学》杂志上,它们估计了把森林和草原转变成农田用于生物燃料生产的影响。两项研究都得出结论说,这样的生物燃料带来的碳排放——由生物质分解或者烧荒种地导致——造成了“碳债务”,需要使用数十年甚至数个世纪的生物燃料才能补偿它们。

这一发现否定了此前的主张,即用生物燃料取代化石燃料可以抵消温室气体排放,因为生物燃料(的原料)在生长时可以吸收碳。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的研究人员Timothy Searchinger是其中一项研究的第一作者,他说此前的估计并没有纳入转换土地利用方式所牺牲的碳贮量和碳截存。

Searchinger及其同事研究了美国生产玉米乙醇的农田使用情况,还计算出需要167年才能偿还农田使用改变所导致的碳排放,而在30年中,来自玉米乙醇的碳排放可能比燃烧汽油产生的排放增加一倍。

他说:“美国和欧洲的生物燃料正在让农作物价格上升,这很自然就会导致更多的把林地变为农田的行为。这样农民就可以挣得更多的钱。”

这组作者写道,这种林地变农田的情况将大部分发生在巴西、中国和印度。

在另一项研究中,美国大自然保护协会和明尼苏达大学的科学家估计了把原生植被土地转化为农田的各种情况下的碳债务和偿还时间。

他们发现把亚马逊雨林变为农田从而生产的大豆生物柴油需要大约320年才能相对于石油柴油获得“碳效益”。对于在巴西热带草原生产的生物柴油和甘蔗乙醇,这个数字估计分别是37年和17年。

这组作者认为,改善农田的生产力,用废生物质、城市废物或者废弃农田上生长的生物质生产生物燃料,都是避免改变土地使用的方法。

这些研究结果并没有让里约热内卢联邦大学的科学家Roberto Schaeffer感到吃惊。他告诉本网站说:“没有人认为砍伐森林用于生物燃料生产是一个好的解决方案。 ”他说, “生物燃料只在特定的环境下有效,如巴西生物乙醇的例子。增加生产而不毁灭森林是有可能的。”


链接到Searchinger等人的论文 [kB]


链接到Fargione等人的论文 [kB]

参考文献:

Science 10.1126/science.1151861 (2008)

Science 10.1126/science.1152747 (2008)

References

Science 10.1126/science.1151861 (2008)
Science 10.1126/science.1152747 (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