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报道转基因应该依靠真正的专家意见

在评估转基因作物安全性的问题上,世界应该依靠有良好资质的专家。当然,媒体可以加入来自批评者的警告。但是媒体必须清楚哪些意见来自详细的知识和训练,而哪些意见可能受到了其他议程的驱策。

表明转基因作物的风险低的基于证据的报告很少被报道。例如,对国际科学理事会2004年报告的报道即便不是没有,也非常稀少。该报告说没有证据显示目前的转基因作物破坏环境,也没有证据显示食用含有转基因成分的食物会伤害人们。

相反,媒体上关于“科学怪人食物”的头版新闻很常见,所谓的健康威胁和环境风险常常充斥着全世界报纸的版面。这些报道大多数来自生物技术的批评者和反转基因游说组织。有一些是极端化的推论,还有来自对事实要点的一些夸张。这样的吓人报道常常缺乏来自高质量的同行评议文献的证据。

美国医学会2002年的一份报告(在2008年更新)说:“推广转基因食品的尝试激起的并非理性辩论,而是激起了持其它议程的人们进行的强有力的反对运动。反对者忽略了常见的农业实践方式和经过仔细研究的关于植物的事实,或者错误地把一般性的问题当成转基因植物独特的问题。”

转基因作物不是万灵药,但是它们也不是怪物,而媒体让公众相信它们是怪物。那么,媒体如何区分不符合事实的假想和关于转基因作物和食品的真正担忧?

仅仅是因为某些人自称转基因作物“专家”并不意味着他们拥有该领域的正式资格。太多的批评者很少或几乎没有接受过科学训练——在相信他们的意见之前需要对这些意见加以求证。

通过与受过农业生物技术领域训练的人们交谈——他们真正知道真实的问题是什么,科学记者们可以得到很大帮助。且不说私营企业,公共部门有许多世界级的研究所密切参与了农业生物技术研究。国际水稻研究所(IRRI)和国际玉米小麦改良中心(CIMMYT)有在发展中国家改善农业的悠久历史。它们考虑所有的选项,包括生物技术。而公共资助的大学生物技术的研究也在全世界都有。记者不联系一位在生物技术领域工作的科学家以求得权威性的观点,这种做法没有什么好的辩护理由。

记者也可以向管理机构咨询。许多国家对食品生产有很严格的管理,从而确保公共安全。例如,北美的管理机构在批准任何转基因作物商业化之前都要求提供食品安全、营养成分和一大批需要考虑的环境事项的数据。

发展中国家也有严格的管理规定。在菲律宾,几个政府管理机构和独立的科学家和技术专家对候选的转基因作物进行安全评估。在巴西、印度和非洲的许多地方正在把管理规定迅速制度化,这将让它们的农民从种植转基因作物中获益。

媒体还必须停止声称所谓我们唯独对转基因食品的长期风险一无所知的主张。近来欧洲联盟的一份报告指出,对包括转基因食品在内的任何食品的长期健康效应都所知不多。在进行了上市前的安全评估后,我们所要做的就是回顾这种食品的过去的安全记录。对于转基因作物和食品,安全纪录是无懈可击的。

媒体必须在报道农业生物技术等科学问题上更加小心。把公众和科学隔离开是危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