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original news and analysis

如何报道胚胎干细胞科学

Luisa Massarani就如何报道具有争议的胚胎干细胞研究提出了一些建议。

来自胚胎的干细胞(胚胎干细胞,简称为ESCs)拥有一种非凡的属性:它们可以发育成人体内任何高度专一的细胞,这一过程称为细胞分化。科学家说,这种属性可能为从糖尿病到阿兹海默氏病等一系列疾病带来疗法。

而这也为记者带来了许多报道:从ESCs的扣人心弦的神奇可能性,到对这门科学破坏了人类胚胎的谴责。

ESC研究是报道起来最复杂的科学话题之一。尽管它存在如此的潜力,它的收益在未来几十年中可能无法被人们感觉到。它并非没有风险,而且它引起了双方极大的热情。

报道干细胞科学并没有简单的公式。但是有一些规则可以帮助确保你的报道是负责任而且信息丰富的。它们是以我在巴西报道有争议的ESC研究的经验为基础的。

让基本事实正确

在你能够报道ESC研究之前,你必须理解概念和术语,从而让你可以为你的读者翻译它们。

干细胞是一种在培养环境中可以无限分裂的细胞,而且至少是“多能的”——它可以变成专门细胞(诸如神经元或皮肤细胞)。

主要有两类干细胞,关键是告诉你的读者你提到的是哪一种。

胚胎干细胞是来自4或5天的胚胎的未分化的细胞,它们可以在培养环境中分裂很长时间而不一定发育成为专门细胞。它们能够发育成所有细胞和组织,以及其他“胚外”组织,例如胎盘——它们是“全能的”。

成年干细胞是见于许多器官和已分化组织的未分化细胞。它们在培养环境中的分裂能力比ESCs更加有限,而且它们常常只能分化成来源器官的细胞类型——它们是“多能的”。

ESCs对于研究遗传病很有用。例如,来自囊性纤维化患者的细胞遗传物质可以移植到一个移除了自身遗传物质的未受精卵细胞中。

对这个新的卵子进行刺激从而让它分裂产生胚胎,可以取出其中的携带了囊性纤维化遗传标记的ESCs供研究。这通常意味着要破坏这一胚胎,尽管科学家最近发现了不通过这种方式提取干细胞的方法。

但是ESCs的主要焦点——特别是媒体的焦点——是它们治疗疾病的潜力。ESCs比成年干细胞提供了更多的前景,因为它们可以变成任何细胞。

在一种治疗情景中,ESCs可能来自上述方法制成的胚胎——称为治疗性克隆——或者来自生殖治疗剩下的胚胎。ESCs在实验室中受到刺激,生长成可以移植到患者体内的特定类型的细胞。例如,移植到受损脊髓中的神经细胞可能修复脊髓,从而让患者行走。

ESC研究是有争议的,因为在所有的情况下它都使用了一个胚胎。而且利用未受精卵制造ESCs也是制造一个生物的有全部生命力的拷贝(或者说“生殖性克隆”)的第一步。由于这些原因,一些人抗议这种技术并指责科学家“扮演上帝”。

在2006年,科学家做出了另一项突破。他们发现了一些条件能够让一些专门化的成年细胞重新编程从而变得就像干细胞。这种新型细胞被称为诱导多能干细胞(iPSC)。如果它们确实是“多能的”(也就是能够分化成为所有类型的人类细胞),它们可能成为ESCs的替代品。

如果你对于任何技术问题或定义不太确定,请参考可靠的信息来源,诸如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干细胞信息

不要提供虚假的希望

人们天然地对研究如何可能影响他们的生活更感兴趣,因此ESCs治疗疾病的潜力获得了许多媒体报道。但是尽管ESC动物实验令人鼓舞,在人类身上还没有进行临床试验,而且基于ESCs的疗法进入临床可能还需要几十年的时间。

不要给人们带来假的希望。反复核查研究所处的阶段,并向你的读者清楚地说明要让疗法成为现实还需要做多少工作。

成年干细胞是唯一即将用于治疗的干细胞

Flickr/Lighthouse50

回答一些基本的问题。它是在实验室进行的一项实验吗?它使用细胞还是动物模型?它已经应用于人类了吗?这项研究的规模有多大?患者何时能够获得这样一种疗法?

传播ESC研究进展的令人激动之处,但是不要让这种“惊奇因子”超越了现实,也就是对疗法的漫长等待。

从巴西的例子中学习。支持ESC的利益攸关方在立法允许进行ESC研究之前并不说这种研究造福社会可能需要几十年,这导致了公众的愤怒。

报道缺点

记者常常忽略了ESC疗法的风险和可能的副作用。例如,研究表明未分化的ESCs在注射到小鼠体内后可能形成称为畸胎瘤的癌细胞群。

注射的ESCs也可能被身体排斥,就像任何移植手术一样。尽管(在治疗性克隆中)用患者自己的基因制造的ESCs能够减少这种风险,它可能并不总是可行的,诸如因为捐献的卵子的缺乏。

总是询问科学家有什么可能出错。你的读者将会理解许多疗法都有副作用——例如,癌症的化学疗法。不要为了让报道变得更令人激动而羞于提起它们。

理解环境

同样重要的是理解当地的环境。熟悉你的国家正在发生什么。有关于ESCs的立法吗?它究竟是如何规定的?这个话题有争议吗?当地科学家利用ESCs或成年干细胞进行的研究多吗?

加入一段关于你所在的国家的这个问题的文字将有助于你的读者理解一个具体的研究将如何影响他们。一些国家允许所有类型的ESC研究(除了生殖性克隆),而其他一些国家,诸如巴西,只允许对来自生殖治疗中被废弃的胚胎进行研究。

你可能会发现报道ESC政策也很复杂。例如,在巴西,允许ESC研究的生物安全法也包括了另一个有争议的问题:转基因作物。而在英国,对ESC研究政策的修正案与作为减少流产的法定时间限制的动议在同一个法案中进入了国会。

见本网站如何报道科学政策的更多提示的实践指南

保持客观

干细胞研究分化了公众

Flickr/Jun Seita

在这样高度分歧的问题上,你必须力求保持客观。公众无需与记者自身的议程争论,他们已经面对着相互敌对的各方的观点。

致力于平衡,但是要避免虚假的平衡。你并不总是需要找一些关于ESC研究具有巨大潜力或十分邪恶的笼统评论——不要试图把这个问题说成非黑即白。

相反,找到一些能够提供关于你所报道的研究的慎重、具体的意见的人。例如,同一领域的其他科学家同意这些科学家的主张吗?他们能够预见研究与临床之间的障碍吗?

在寻找被采访者的时候,记住科学家也是人。问问你自己, 为何人们这样说他们所做的——领导研究的科学家拥有一家准备把该技术商业化的公司吗?怀疑研究可信性的外部评论者正在为成年干细胞研究的更多经费进行竞争吗?

此外,考虑你所在国家的情况。倘若这不能反映出你所在的地区的观点,就不要给相互冲突的观点同等的分量。例如,在大多数人支持ESC的国家,需要仔细考虑给少数反对意见多少分量。

类似地,不要使用情绪化的语言——不论是支持还是反对ESC研究。你可能认为你是客观的,但是你可能无意中用你所选择的言辞影响了读者。

记住在过去几年中成年干细胞研究到了什么程度。成年干细胞研究,诸如白血病的干细胞移植,是迄今唯一进入临床的疗法。iPSCs也可能成为ESCs的替代方案。

人们常常指责记者忽略了成年干细胞的潜力而且与ESC研究人员走得太近。在适当的情况下,询问成年干细胞能否实现同样的目标,或者设法了解科学家到了什么程度。

即便你无法控制图片和大标题,还是要力求谨慎。例如,一份重要的巴西报纸使用了一张头版照片,由于它是仰拍的,这张照片看上去就像展示了一位宗教狂热分子压迫一位坐轮椅的男子。防止不好的标题或照片破坏你精心准备的平衡的报道。

表达一种观点

如果你无法抗拒把你自己关于这个问题的观点发表——例如撰写一篇观点文章——那么你就必须做几件事。

Flickr/ge'shmally

你要进行一番研究。不论你支持还是反对ESC研究,确保你仔细考虑了所有的关键问题和证据。不要被任何一方操纵。

清楚地定义你的观点是什么、而事实又是什么。决不要把你的观点打扮成客观的报道。并且避免嘲弄拥有不同观点的人。例如,在巴西,记者指斥ESC的反对者是宗教极端主义者,或者因为无法理解科学而故意含糊其辞。

最后,即便许多关于ESC研究的报道篇幅太短而无法涉及这里讨论的所有话题,应该把这些要点记在心里。它们将让你的报道平衡而稳定。

正如我设法在这个指南中所展示的,干细胞研究是科学记者所报道的话题中最困难的话题之一。但是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它也是一个迷人的话题。

Luisa Massarani是本网站的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协调员,也是巴西生命博物馆、House of Oswaldo Cruz, Fiocruz的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