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original news and analysis

用于净水的纳米技术:新技术,新规定?

Malini BalakrishnanNidhi Srivastava说,目前这个阶段的新兴的净水纳米技术可以通过现有法律加以管理。

在全世界范围内,不断减少的水资源和恶化的水质正在驱动着水处理技术的创新。纳米技术扮演着关键的角色,这是由于它能够改善从大规模海水淡化系统到社区除砷装置再到家庭水过滤器等应用。

由于纳米颗粒的特殊性质以及在能源、卫生和农业领域的潜在应用,纳米技术的倡导者有时候把它当作了解决一系列发展问题的“终极武器”。其他一些人认为纳米材料可能步石棉的后尘,拥有未知的健康和环境影响,他们认为应该对这些材料严加管理。这些担心对于发展中国家特别有关系,这些国家有纳米技术水处理的潜在的庞大市场,但是没有能力应付任何未知的副作用。制定新的管理规定似乎是显而易见的答案,但是我们在跳跃之前应该研究一下。

一组新的问题

吞咽或接触经过改造的纳米颗粒可能导致的健康风险正在主导着建立新的管理规定的要求。

人们急于想知道使用过的含有纳米材料的过滤器和介质将可能如何影响环境。如果纳米技术被广泛使用,将很难控制纳米材料的处置,特别是当它们用于家庭和社区级别的应用时。这一情况可能类似于移动电话。除非供应商担负起收集和管理使用过的纳米产品——例如水处理系统使用的纳米产品——的责任,否则这种材料将很可能最终出现在当地的垃圾场和填埋场中。

不加怀疑的发展中国家可能突然面临一组全新的污染问题。在净水应用中,纳米材料通常连接或嵌入在了诸如过滤器等用于固定它的其他材料中。但是情况可能并非永远如此。例如,已知用于纺织品除臭剂的纳米银颗粒在吸水后会进入水中。如果纳米材料进入了水体,它们可能影响人口和食品动态,伤害水生生物。美国的研究表明,如果纳米颗粒进入了之后被用作肥料的下水道淤泥中,它们可能伤害植物的生长。

新技术,新规则?

针对利用纳米技术净水的新的和单独的管理办法似乎是管理这些风险的万灵药,但是在目前阶段由于两个原因它是不可行的。

首先,我们尚不知道利用纳米技术净水的全部风险,因此很难管理它们,而且固定的规则可能随着新的风险的出现而迅速作废。在更广泛的意义上,纳米技术的管理规定仍然处于幼年阶段——通常是作为对迅速发展的技术进展的一种反应而出现。尽管人们仍然正在发现和定义风险,我们的优先任务应该是确保现有的管理规定具有处理新威胁所需的灵活性。

水处理的管理体制无论如何必须具有足够的灵活性,从而应对所有的担忧——不论是关于所使用的技术还是原材料的担忧。想象一下,如果我们为净水的纳米技术创造出了一组单独的管理规定。明天,如果开发出了用于水处理的具有新特性的一项新技术,我们将需要一组全新的管理规定。这种短视行为将会限制法律对新的和正在出现的风险做出响应的能力,而且还将造成管理的重叠。

由于一个更实际的理由,为水处理纳米技术建立新的规则也是不合适的。水处理本身包括了一些不同的方面,包括处理方案、供应网络和废物处理。这些问题大多数是由多个政府机构和管理规定管理的。例如,在印度,废物管理是由危险材料规定、市政固体废物规定和水污染法案管理的。向这份清单加入新的管理规定——例如用于控制含有纳米材料的过滤器的处置——只会造成混乱。此外,由于重叠的规定,废物的微观分离也变得困难。

反应迅速的规定

让管理规定对新的挑战做出迅速反应并不必然需要新的法律。相反,风险预防原则(提前警惕)——它已经用于环境管理——可以延伸到纳米技术的应用上。可以修改现有的大批职业和环境卫生和安全管理规定,从而承认纳米材料具有截然不同的性质。

例如,要求标签标明任何产品使用的纳米材料的数量和类型,以及把含有纳米材料的废物视为可能有风险,这些要求可以帮助人们在操作和处理这些材料的时候采取充分的防范措施。类似地,饮用水中不同物质的容许极限标准可以加以更新,从而反映出对于纳米技术的担忧。

培育决策者和管理者理解和解决纳米技术挑战的意愿和能力比新的管理规定更重要。需要在跨政府部门之间进行更大的协调、信息交换和能力建设。毕竟,任何管理规定只有真诚而成功地实施,它们才是好的。

Malini Balakrishnan是一位生物化学工程师,而Nidhi Srivastava是一位律师。他们都在印度新德里的能源和资源研究所(TERI)工作。本文是他们的个人评论。作者对加拿大国际发展与研究中心(IDRC)在印度支持的能力、治理和纳米技术发展项目表示感谢,该项目为这篇文章提供了背景材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