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news and analysis

中国被敦促正视技术风险

[北京]在今年3月日本的海啸导致福岛核电站破坏之后,和许多其他国家一样,中国目前正在审查它的核电项目的安全性,它表示将对现有反应堆进行“彻底的安全检查”。

尽管政府在新的核安全方案公布之前也暂停审批了未来的核项目——目前估计将在今年年底之前发表新的方案——人们广泛预计中国的核电站建设项目将在那时候回复。

然而,与此同时,福岛事故凸显的潜在危险已经增强了该国对各种类型的技术紧急情况的风险管理方法进行强化的不断增长的要求。

批评者认为,尽管最近有一些进步的迹象,在政府防范此类情况方面仍然存在严重的差距。他们认为应该在各个领域增加风险评估,从诸如转基因(GM)作物领域到人类引起的全球变暖对食品生产的影响。

他们的论点是,在该国飞快地追求经济增长的时候,对安全的担忧成为了削减成本甚至是腐败的牺牲品。

正如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科学传播中心主任李大光所说:“由于经济收益是最优先的考虑,中国通常并不考虑技术的潜在风险。”

核能安全

中国已经有4座核电站在在运行中,目前还有13个项目共27个反应堆正在建设。尽管其中一些在沿海地区,其他的将设在大城市附近。

中国的首席气候谈判代表、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谢振华今年3月在澳大利亚堪培拉的一个气候变化政策论坛上说,福岛的灾害预计将导致中国的核项目采取新的安全措施。

这个承诺表现为中国今年将投入1.5亿元人民币(2300万美元)对现有核电站和新建核电站进行安全审查(相比之下,去年的预算甚至没有明确提到核安全)。

“一个专家组将很快对正在运营的核电站和正在建设中的核电站进行检查和评议,”国家核电技术公司的资深专家、原国家核安全局副局长林诚格告诉《中国日报》。

“检查的结果将提交给政府,让政府决定需要改进安全。”

已经可以见到一些改善了……

这种回应已经变得让人熟悉。例如在2003年SARS暴发期间,政府设立了一个由国务院(中国的最高管理机构)领导的一个紧急工作组,这表明它认为与这场暴发有关的风险具有较高的政治优先级。

表明中国政府已经开始认真对待技术风险的进一步的证据是2004年在民政部教育部减灾与应急管理研究院之下建立一个风险分析委员会。

在过去的10年中,风险评估肯定已经得到了改善。对减少风险和风险管理概念的新态度已经出现,政府已经引入了一些法律和政策,诸如核电站核事故的紧急措施,以及对紧急公共卫生情况的管理条例。

但是还要做更多的事

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相信这种举措就够了。

A farmer in a field

中国也应该审视干旱风险

Flickr/CheshireCat@TO

清华大学科学技术与社会研究所的安全专家鲍欧在接受SciDev.Net采访时表示,直到不久之前,经济收益比安全问题更有优先权。

“技术缺陷只有在事故发生之后才得到曝光,”她表示。

鲍欧还说,仍然存在严重的局限性,诸如缺乏对风险的集中管理以及缺乏民间参与。她指出仍然“没有专门的部门处理中国大陆的国家风险降低和管理”,而且几乎没有专门从事风险研究的科研人员和机构。

为了矫正这种局面,中国的一些科学家和工程师已经提出建立一个核安全研究所。

让人们担心缺乏对风险研究的另一个领域是转基因作物。例如,在今年4月的国际生物安全论坛上,科研人员敦促中国加强这类作物的风险研究和评估。

在2008年,政府为转基因作物的研究提供了35亿美元。然而,在十二五规划中只分配了150万美元用于转基因风险评估和公众参与。

“尽管转基因风险研究的资助正在增加,这远远不够,”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的生态学家魏伟说。“特别是不应该低估生态风险。”

天然风险也是一个问题

其他一些担忧把重点放在了缺乏对气候变化风险的充分研究,尽管50年一遇的最严重干旱导致的缺正在影响着中国184000平方公里的农田。

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的蒋高明说,这已经让粮食保障的风险回到了议程中,并且显示出了缺乏对农田的投资。

中国灾害防御协会灾害史研究专业委员会顾问陈一文说,中国“应该关注许多领域的风险,包括核电、地震、海啸、洪水和干旱”。

鲍欧告诉科学与发展网络说,中国应该研究其他国家的经验,设立研究风险管理的机构,制定适当的法律法规,并且采取有效的应对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