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inging science and development together through original news and analysis

问答:慢性疾病的重大挑战

Abdallah S. Daar对本网络记者介绍了慢性非传染疾病重大挑战项目(Grand Challenges in Chronic Non-communicable Diseases)的方方面面。

去年十一月多伦多大学公共健康科学系的教授Abdallah S. Daar和其他世界顶尖健康专家们共同提出一项计划—慢性非传染疾病重大挑战项目(Grand Challenges in Chronic Non-communicable Diseases)—其中包括慢性非传染性疾病领域所面临的20大挑战。[原文链接如下]

这些挑战是历经两年时间研究,从全球155个主要利益攸关者的意见中精炼归纳得出的。这些挑战被按照六个核心目标组分类,它们是:提高公众认识程度;改善经济、法律和环境政策;改变导致危险的因素;吸引企业界和社会团体的参与;减少贫穷和城市化对健康造成的影响;为健康系统重新规划目标。

在本文的访谈中,Abdallah S. Daar告诉Priya Shetty设立这些挑战对激发人们在应对慢性非传染性疾病方面立即做出行动非常重要。

无论是千年发展目标(MDGs)还是全球健康重大挑战(由比尔·盖茨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资助),都致力于加快改善世界贫困人口健康状况的进程,为什么您觉得有必要提出一个新的倡议呢?

全球健康大挑战计划是针对传染性疾病制定的。两个计划能力不同,过程也不同,全球健康大挑战计还有4.5亿美元资助。它完全致力于满足发展中国家的需求,尤其是发展中国家在传染性疾病防治方面的需求。

强调慢性非传染性疾病如心脏病和一些癌症所面临的巨大挑战则与上述计划不同。全世界范围内,慢性非传染性疾病导致的死亡远比传染性疾病多。在大多数发展中国家是这样,发达国家也是如此。全世界80%死于慢性疾病的人口在发展中国家。

千年发展目标没有包括慢性疾病的应对方案在内,这一点是它的一个瑕疵

我认为曾经是这样,不过如果一个项目无所不包也会导致风险。你可能会失去信用度。人们可能会说“你不可能去做所有的事。”而后,人们会开始问哪些事情才是优先考虑的。2000年,设立千年发展目标时非传染性疾病这一问题还没有引起人们的重视,在发展中国家更是如此,所以当时的组织者要加入这方面的考虑也比较困难。

不过慢性疾病挑战同样是严重的。

确实,不过这并不意味着所有国家都要马上开始做所有的事情。有的国家开始可能只是专注于基础流行病学数据的收集。有些可能需要新建或更新它们的卫生保健基础设施。所有这些工作都需要受过教育的医学和其他专业健康工作者共同开始。所以对其中的一些挑战来说,在发展的不同阶段、不同环境下的各个国家优先考虑的事项也不尽相同。

世界上主要的捐献者似乎都视野狭窄,只看到传染性疾病的问题,却没有看到非传染性疾病的问题。你同意吗?

也对也不对。以比尔·盖茨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为例,他们一直专注于传染病防治是因为他们的工作从这里开始。同时,传染病防治领域的成果能够通过得病率和死亡率的下降更快地获得验证。慢性疾病则是一项更长期的投资。

尽管如此,英国医学研究理事会,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加拿大健康研究所,印度医学研究委员会,所有这些机构都参与到我们的大挑战计划中成为全球合作伙伴,并资助非传染性疾病方面的研究,例如癌症、心脏疾病等。同时,也有大量的经费被投入糖尿病的研究和用于研发治疗策略以减少慢性疾病的危险。

更多资源被用于发达国家而不是发展中国家,但和传染性疾病不同的是,有的问题对两类国家来说是共同的。垃圾食品,吸烟,缺乏锻炼,诸如此类的问题所造成的影响在世界各地都差不多。凭什么你的干预就能够起到不同的效果呢。而且,增加干预、以及对实施这些干涉的全部学科的研究,我们都未曾加以重视,我们应该马上开始进行这些工作。

那我们怎样在发展中国家为慢性疾病募集经费呢?

这个慢性非传染疾病大挑战项目,以及例如像世界卫生组织、世界银行和《柳叶刀》杂志提供的那些报告,都是为了引起公众的关注。我们的论文在《自然》杂志一经发表,我们的两位主要合作作者(美国国家心肺和血液研究所负责人Elizabeth G. Nabel和《英国医学杂志》前主编、Ovations慢性疾病研究项目的负责人Richard Smith)就得以开始筹备八家新的杰出的慢性疾病中心,其中七家在发展中国家。这就是我们想要的成果。

其次,我们召集的大挑战全球合作伙伴项目将会鼓励科研基金向慢性非传染性疾病研究投入更多经费。这将帮助我们思考发展中国家的需求,让发展中国家的研究资助机构也能够参与进来,例如印度和南非的医学研究委员会。其他方面,我们打算在内部加强合作以减少重复投入,考虑合作计划,提议出台政策来应对慢性疾病,收集有关研究经费的数据,制作年度报告;从这些地方做起。大挑战全球合作伙伴在牛津健康联盟有一个秘书处,该联盟是英国的一个慈善组织,专门关注慢性疾病在世界范围内造成的影响。

发展中国家的政府需要了解预防慢性非传染性疾病的重要意义,他们目前还没有这么做。他们只应对短期危机。上周在日内瓦举行的世界卫生组织大会上,与会成员通过一项授权代理机构与发展中国家通力合作共同解决慢性非传染性疾病问题的计划。大挑战全球合作伙伴计划希望八月能在日内瓦召开一次会议,讨论如何在发展中国家构建有助于解决慢性疾病的机构。

是否发展中国家的决策者们已经意识到这一问题但还不明白该怎样去做,或者他们还没能完全认识到这一问题的严重性?

这个问题要结合起来看。一方面是因为不得不对紧急的危机做出反应。另一方面,那些卫生保健资源分配体系的捐赠者群体也没有充分意识到这点。捐赠社团在这些国家的健康资源分配中起到关键性的作用,因此他们能够影响整个议事日程。

你建议将健康体系变得更积极,更多地专注于预防和提倡健康生活方式而不仅仅是应对的。

是的,确实如此。在任何规划中,你都不想要匆忙应对危机,你总是想要事先计划。进行规划时应该将这个国家目前承受的疾病负担一并考虑在内。发展中国家可能拥有的优势是许多国家的卫生保健体系是那么的薄弱,以至于他们发现从头开始建设一个整合了传染性疾病和非传染性疾病防治两方面的系统甚至更为容易。那些拥有完善的卫生保健体系的国家,从另一方面来说,会觉得很难进行革新。

您项目的挑战之一是吸引企业界参与是指制药工业吗?

部分上是指制药工业。但在这个项目中食品和饮料工业甚至更重要。例如,给儿童喝含糖饮料和吃含盐分和脂肪太多的不健康零食是导致肥胖的重要原因。

在西方,食品和饮料工业都被严厉的批评,这迫使它们改变所销售的产品。在发展中国家同样的事情也会发生吗?

不会,这就引入了一个关于这些国家管理机构的设立以及这些管理机构是否有能力实施控制和指导的问题。所以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这很复杂。但你不能两手一摊然后说这太复杂了。我们的论文对一个健康部长可能会很有用,他也许会浏览我们的文章然后问“对于我的国家来说切入点在哪里?”如果他们需要的话,一旦他们明确了这些切入点他们就能够找到相关的专家(例如世界卫生组织的那些专家)寻求帮助来进行干预实施。他们也可以和捐助者就某个特定的实施方案进行交涉。

如果遵照倡议里的这些建议及与之互补的世界卫生组织和其他组织的那些建议来施行,能够挽救多少生命?

到2015年我们能够救助三千六百万人。而且这只是一个相当保守的估计。